Rein_exe 转嘟

看到媒体写病媛:“身患重病,带妆入院。”
想起来我这儿做化疗放疗的五六十岁奶奶,有穿得普普通通也有蓬头垢面的,但是很多会好好把自己拾掇拾掇再来医院,描眉画眼都不在话下,腮红香水齐全,头发掉光就每天换不同的头巾。有个病人说你化了妆会觉得自己像个正常人。还有病人说chemo break 要去海边度假,我说那就可以穿泳装晒太阳了,她就突然哭起来,因为手术和放化疗她掉了20公斤,身上全是皮褶子。她觉得不好看。
因为癌症就是会影响body image,就是会影响人的自信,如果连让自己开心都做不到,抗击病魔就失去了意义。
这群贱人连病人化妆都要judge,简直把我气到,一群没有人性的东西。

Rein_exe 转嘟

24万,7941

新的选举制度下,合资格投票的人士或组织数量由上一届超过24万人或组织、减到7971人或组织。

1488,1

香港选委会选举:产生新一届选委会 1488人中只有一人不属建制派。

#林郑月娥 巡视其中一个票站时指出,虽然这次选举投票的人数不是很多,但符合均衡参与和具广泛代表性的原则。她又认为,完成选委会、立法会和特首换届选举后,香港将进入“新时代”。」

#我在看什么 #香港 #hk

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

Rein_exe 转嘟

#科普
服用抗抑郁药物的患者,在做全麻手术之前,一定要和医生讲清楚自己的用药史——很多阿片类药物和抗抑郁药之间会有相互作用,麻醉医生应当慎重选择,以避免致命的5-HT综合征。
bjanaesthesia.org/article/S000

Rein_exe 转嘟

东八区的朋友们晚上好,我帮忙转一个LGBT同伴支持热线,如果您被最近的新闻trigger到或者需要帮助的话可以看看:

接下来的一周CRN同伴支持热线将会在北京时间0-9点通宵开放,志愿者实时值班给大家提供心理支持和干预服务。如需紧急服务请填表预约或拨打电话。当然其他时间也欢迎大家联系预约~

预约链接:wj.qq.com/s2/7318748/e1a6/
海外直拨电话:+1 520-917-9042
邮件预约:[email protected]
服务号:CRNLGBT

注:CRN支持热线一直都会在 , 之后和其他时段都可以填表预约,会48小时内回复联系的(如果不是紧急情况的话)只是接下来这一周值班时间会有志愿者实时查看1小时内回应。

再注:我并不是相关负责人,只是帮朋友转发,请有疑问的朋友尽量按联系方式进行询问。

Rein_exe 转嘟

转发(以下为戏仿,不代表任何人的意见):

我对异性专偶制持有以下原则
不宣传 不鼓励 不歧视
小朋友没有判断力,很容易随大流认为自己是异性专偶者,不能让他们看到这些内容
希望异性恋也不要走上街抛头露面
我不歧视,就是看着恶心
——广大正常人的心声

t.me/RichardAndLotus/4153

Rein_exe 转嘟

缺德笑话小改:
A(看B的屏幕):您这是苹果吧?
B:哪儿啊,我这是Ubuntu
B(看C的屏幕):您这是哪款Linux啊?
C:嘿,我这是Win11
C(看D的屏幕):呦,您这系统新鲜,难道是ChromeOS?
D:不瞒您说,我这是——
C:这是——
D:我这可是鸿蒙OS!
ABC:嘿!

显示全部对话
Rein_exe 转嘟

那个衣衫褴褛的老太太对着26岁的罗翔说:
“你就不用陪我上去了,别影响你的前途。”

看得好难过好难过……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唉。

Rein_exe 转嘟

辱骂,TERF,Trans right 

看到群友说深圳卫建委发文挺跨,上网上找了一下丁香医生发的原文。
然后搜索引擎返回的第一个结果就是豆瓣的TERF(全称trans-exclusionary radical feminist,恐跨激进女权)号召姐妹举报丁香这篇文章。
FUCK YOU 我谢谢你妈把你生下来冲击我血压啊操。反抗强权不知道在哪里,互相伤害倒是挺在行。

留下链接:
douban.com/group/topic/2264377
留下永久链接:
archive.vn/vA3Qy

有能力者可以自便。

#terf #trans #跨性别 #女权

Rein_exe 转嘟

如何假装安装了国家反诈中心:
6n95nr.axshare.com/#c=2

用 Safari 打开上面那个链接,点击添加到主屏幕即可。

---------------------------------------------------------
原理是用 Axure 8.0 版本(新版不行),原型软件,为空白页添加apple touch icon 的文件,然后并显示出来就可以了。

本质上是个书签,如果需要界面截图,也可以放在里面。

#要用魔法来击败魔法#

Rein_exe 转嘟
Rein_exe 转嘟

养猫人是不是都隐隐有某种不可说的暗藏恐惧,就是:猫不见了。

猫不见了,而且是突然的、无声无息又无迹可寻的从家里消失。“猫不见了”就等于是养猫者的黑咒语,时不时要猛然回响一下那种。

所以日常里,我们养猫者时而会没来由地找一下猫。通常是有一个人随口问了一句“咦?猫呢?”立刻全家都紧张起来,开始满屋子找猫。

找的过程也知道只是一种心理作用,门跟窗户都关得好好的,猫能上哪去?但是床底沙发底和橱柜都找过了,没有,没有什么猫,你就越来越觉得可能猫真的消失了。仿佛它注定是一种会突然消失的事物。它柔软,善于变化,能钻各种缝,把自己装进各种容器,所以它肯定也会消失,跟你生命中所有最美好、又最捉摸不定的东西一样,会忽咻而去,会不告而别。——“因为猫就是一阵风。”你一边找着。一边大叫它的名字,一边这么绝望地想道。

这个时候猫才会缓缓出现。在你把全家掀个底儿掉之后,它会喵的一声,仿佛知晓一切般从某个你意想不到的地方一跃而出。日常恢复正常,因为猫回来了。猫从某个藏身的虚空之中再次出现,找猫的人顿时有点讪讪的,“咳,我就说你想多了嘛。” 我们互相埋怨,又暗自庆幸。

因为我们已经知道了,猫是会消失的。猫就是一阵风。一切的爱与柔软,可能都是一阵风。
#猫的消失#

Rein_exe 转嘟

有人被坏人用麻醉药品伤害致死后警方宣传口的处理:
严查药品来源加强管控 X
向潜在受害人群提供防范和对应策略 X
捂嘴认真普及危害的非警方人士逼其直社死 O

Rein_exe 转嘟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只要我不焦虑焦虑的就是别人
只要我不觉得丢人觉得丢人的就是别人

每天起床对着镜子喊三遍

Rein_exe 转嘟
Rein_exe 转嘟

“这是我的母语,她承载了上下五千年的文化与记忆,她应当是厚重而又优雅的,绝不是共青团中央发在微博上的初中生作文选,也绝不是不知所云的拼音缩写和抽象话——这是灾难,是末日,是四十个昼夜的雷雨之后的大洪水。而我自知我做不了诺亚,但我愿做那只为了天晴而四处奔波的鸽子,在洪水退去的时候,为幸存的人们衔来一根橄榄枝。”

前几日在自己的 blog 里写的随笔,与各位共勉 :cmx_pipi:

Rein_exe 转嘟

【冠军男孩想做女孩却被送戒网瘾学校后“消失”16天 涉事机构曾因殴打学生致残被起诉】做了18年的男孩子,张小乾做出一个重大决定——要做一个女孩子。 他开始服用雌性激素类药品,悄悄对自己进行“激素替代疗法”。11月初,他以“可橙”的名字在洛谷论坛写下120天心路历程,正式于OI圈(全国信息学奥赛选手自发形成的圈子)“出柜”。
2017年,他曾代表学校参加亚洲机器人锦标赛拿下冠军、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赛(NOI)一等奖得主,意气风发。但这一切在3年后都被颠覆。
2020年11月29日,在QQ群里可橙发出求助信息:“我被三个自称警察的人从家里(潍坊)带走,手机被没收,在偷偷用手表发消息”。之后张小乾“消失”了,他最后出现的地点是山东济南,“可橙救援小组”志愿者带着警察赶到济南的宏开咨询公司,被告知张小乾被父母接走了。
直到目前,仍未有他的任何消息。张小乾的朋友们怀疑,他目前仍被关在宏开咨询。
记者通过调查发现,“中国戒网瘾第一人”陶宏开曾任涉事“宏开系”行为矫正机构名誉校长,该机构还曾有案底殴打学生长达6个月致十级伤残的案底。
11月初发帖后不久,张小乾被家长发现自己服用激素类药物,爆发家庭冲突,并直接导致他离家出走。也是在这个期间,可橙写下了一份“报警委托书”交给好友山前。
“之前发生过被父母关在家里的情况,这份委托书,是怕自己被爸妈关起来而写的。”委托书里可橙表示,如果24小时自己没有与外界发生联系,怀疑存在自杀风险和遭受家庭暴力,委托山前“代为办理报案事宜”。
志愿者拿着“委托书”找到坊子区凤凰街派出所报案时,他们被告知,即使已经年满18岁,可橙父母仍然是“第一监护人”,有权决定对孩子的教育方式。“无法立案。”之后,派出所表示拒绝接受采访。
12月2日晚,线下志愿者花弦跟随崮山派出所警察进入宏开咨询。“他们明确告诉我,可橙之前是被送到了这里。但又被父母接走了。”花弦想要见人,被告知人已不在这里,他转而要求看相关手续资料,亦被拒绝,“警察当着我的面给可橙爸妈打了电话,可橙爸爸说,是被他们接走了,但是又说,可橙现在不在他旁边,没有办法接电话。”
12月14日,记者多次致电可橙父母,电话均显示占线和无人接听。
宏开咨询坚持人已离开,警方不接受报案,父母不接电话。但可以确定的是,从11月29日起,这些朋友再也没有任何途径能够联系上他。
可橙事件被视为揭露出跨性别群体面临的困境,但“可橙救援小组”并不完全认同这一点。“无论他是不是跨性别群体,首先他是一个已满十八岁的成年人。”作为整个事件的组织者,然然在接受采访时曾希望,淡化可橙身上跨性别人士的标签,“每个人都是少数群体,只是某些少数的方面被放大了而已。他已经成年,为何还被父母送进矫正机构?如果他现在不在‘宏开’,为何不与我们任何人联系?他是不是失去了通信自由?”
(文中“张小乾”为化名) :sys_link: thecover.cn/news/6382802

:icon_weibo: weibo.com/5890672121/JyGc8flxL

#搜狐新闻

Rein_exe 转嘟

想额外说明一下,如果我刷到嘟友们的黑泥嘟点了个赞,一般都代表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你,点赞是抱抱的意思告诉你有人看到了接收到了你不是一个人,或者是“有同感,我是垃圾(。”这样的心情,但并不是轻易地批阅了或者是认同你对自己贬低(尽管与此同时我认同了自己对自己的贬低(。
唉,因为我不是每时每刻都能有精力take care每一位我喜爱的友邻,也经常会失语,所以我点下的favorite不仅仅是一条提醒。希望朋友们能接收到我的爱。猫猫抓过各位挨个亲亲。

Rein_exe 转嘟
Rein_exe 转嘟

爲什麼我不願意加入 LGBTQ 羣組 

拋開所謂「LGBTQ」的人羣裏魚龍混雜的因素,有一些組的情緒是非常 pride 的。這也並沒有錯——但我想要的只是像更多的普通人一樣生活,擁有經歷公開的感情、擁有新的家人的權利,而不是將自己的這一點與衆不同作爲特別的驕傲看待。

作爲 LGBTQ 的一員,不能因爲其他人也是 LGBTQ 的一員就將對方視爲朋友;那無異於另一種「病友交流羣」。對生活持有相似態度的才是朋友,而他們可能恰好也是少數之一罷了。爲了可以有人說說話,完全沒必要加入類似的羣組,去接受我永遠無法預測的情緒。

#淺羽語錄 #LGBTQ #LGBT

hitorino

Mastodon 是一个建立在开放式网络协议和自由、开源软件之上的社交网络,有着类似于电子邮件的分布式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