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ngrong 转嘟

救護車可以這樣開過去,香港沒有暴動,只有暴政。

Rongrong 转嘟
Rongrong 转嘟
Rongrong 转嘟

全世界都在讨论中国
就中国没有在讨论。

Rongrong 转嘟

以前,我一直以为墙隔开的只有两种人:不屑于去墙外的,和会翻墙去墙外的

最近我意识到我错了
一共有三种人
还有已经成为墙砖的
#

Rongrong 转嘟

Clone GitHub 项目还是该改hosts直连…
挂梯子容易出错然后中断重来…
不得不说比挂梯子还快…
尤其是在这些喜庆(开会)的日子里…

嗯,是这个 (捂)
github.com/komeiji-satori/Dres

Rongrong 转嘟

今天吃饭的时候和父母一起喝了葡萄酒。
母上喝了两口就受不了了;
父上喝了两杯就面红耳赤;
我喝了两杯半还啥事没有…
(然而不让我继续喝了……)

我可是第一次喝酒…
面白い。

Rongrong 转嘟
Rongrong 转嘟

我好像从来都没有看过春晚,以前没看过,以后也不会浪费时间去看这种封建统治下大型浮夸造假刻奇谄媚式晚会的。最主要的还是堪称是光污染的舞台审美,辣我眼睛。每年四个小时,十年就是四十个小时,一百年就是四百个小时,够用来学习精通两门技能了。不过槽还是要槽一槽的,猪年春晚没有猪,为了一个名族不过的节,全国上下跪的姿势可真标准。居老师能上这个节目真不容易。为他提心吊胆一下下。还有就是今年未经批准,个人和机构都不能发布春晚相关内容,这是多么的做贼心虚?我的预测是,未来看春晚可能会变成一项政治任务,不光不能骂,学生公务员还得写报告和总结把它夸成一朵花。
大过年的,放可怜的老百姓一条生路吧。

Rongrong 转嘟

好奇心日报:“中国版‘三块广告牌’” 的双城之旅,为一种 “不存在的疾病” 

@Chloe 请求,发张近照吧…(刚照的,未经美颜)
背景是十多年前的儿童身高尺,纵使搬过家也一直贴在房间的门背面。原来只到150的,结果在我还很小的时候上面就被手动加上了150~160的刻度,父母对我的身高期望,果然很高呢…(出柜之前是170+,出柜之后是165+)
然而我在初三彻底停止了长高,止步于163,而我是高二才HRT的。先前母上每每嗔怪我说是吃药让我长不高时,我总能以此反驳她…
对我自己的身高,早先也在父母的期盼下希望能长高(并非发自内心),觉醒后嫌太高了,出柜后又觉得母上说的165更理想些…
不过现在,我喜欢自己的身高,不必多,亦不必少。
如果求,而不可得、不可能得,是不是更应珍惜已有的、发现隐藏的小确幸?如果自己都对自己的某个既成的方面怀着强烈的不满,又如何能期望遇到能包容、接受、喜爱那份「瑕疵」的人呢?人不是商品,没有什么标准模板可言,自己就是自己最好的模板。

我啊,看到许多东西后,都会不住地思考很多。我可以确定的是,即使我是天空树,我也还会说出上面那段话。因为,即使是现在的我,也有着这样那样的「瑕疵」,但我爱我自己,连着对自己的那份爱,我的「瑕疵」也被爱着。

Rongrong 转嘟

#二二五小组
刚睡醒手抖删了嘟文😰
何清涟:“洗脑教育的最大后遗症:将不同意见视为敌人。在长期洗脑教育下形成的行为模式也很不容易改变。善于发现敌人并制造敌人,是极权政治的一个特点。中共的思想控制有个特点,那就是将一 切不同意见,哪怕是极温和的批评意见都视为敌对势力的攻击。对敌人的态度是无情打击, 这有毛泽东语录为证:“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共产党树立的好榜样雷锋的名言有一句:“对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我小时候, 学校教唱的《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中有句“要把敌人消灭干净”,用重复歌唱的方式加以 强调。这种思维影响到几代中国人,即使到今天,中国人仍然习惯制造敌人并无情斗争。”
最近在图书馆读了几页《现代化的陷阱》,找文档的时候摸去了专栏“清涟居”,看了几篇就忍不住把何女士专栏的短文按年份整理成pdf,这一段就感觉说得很有道理。过几天做完作业后网盘分享一下好了。
pawoo.net/media/Zm16MotQ51I68O pawoo.net/media/Txs0q5lMsvSYLy

Rongrong 转嘟

周四的时候许多学长学姐回校。下午的一场介绍大学的讲座里,有一位山大的学长很可爱,直到ta开口前好像没人认出ta是可爱的蓝孩子……
不过在上午第一次见到ta在我们班门口围观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于是一直痴汉似的盯着看/////
应该没吃药,喉结很小,看不到胡子,超羡慕这样的天赋!
而且还是露耳的短发,换作我,吃药前可驾驭不住…

另:还遇到了一位深大的学姐,我猜是多囊卵巢综合征患者,有蛮重的唇毛和很多痤疮。所以,也不是每位女孩子都那么容易的呢……

然而,我都不认识,怂,不敢问联系方式;没带手机,所以也没图。

这只小宝宝成年啦~
2000.12.31是20世纪的最后一天,有幸在一个永远会放假的日子出生了。一不小心就长得这么大了,不思議です。
最喜欢爸爸妈妈和班里的各位啦~ 当然h站的大家也很喜欢的~
收到的礼物和信都很可爱呀,就像寄信人一样可爱~
2018年是很奇妙的一年,发生了那么多难忘的事。
2019,新年快乐~

显示更多
hitorino

Mastodon(长毛象)是一个建立在开放式网络协议和自由、开源软件之上的社交网络,有着类似于电子邮件的分布式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