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吃饭的时候和父母一起喝了葡萄酒。
母上喝了两口就受不了了;
父上喝了两杯就面红耳赤;
我喝了两杯半还啥事没有…
(然而不让我继续喝了……)

我可是第一次喝酒…
面白い。

@Chloe 请求,发张近照吧…(刚照的,未经美颜)
背景是十多年前的儿童身高尺,纵使搬过家也一直贴在房间的门背面。原来只到150的,结果在我还很小的时候上面就被手动加上了150~160的刻度,父母对我的身高期望,果然很高呢…(出柜之前是170+,出柜之后是165+)
然而我在初三彻底停止了长高,止步于163,而我是高二才HRT的。先前母上每每嗔怪我说是吃药让我长不高时,我总能以此反驳她…
对我自己的身高,早先也在父母的期盼下希望能长高(并非发自内心),觉醒后嫌太高了,出柜后又觉得母上说的165更理想些…
不过现在,我喜欢自己的身高,不必多,亦不必少。
如果求,而不可得、不可能得,是不是更应珍惜已有的、发现隐藏的小确幸?如果自己都对自己的某个既成的方面怀着强烈的不满,又如何能期望遇到能包容、接受、喜爱那份「瑕疵」的人呢?人不是商品,没有什么标准模板可言,自己就是自己最好的模板。

我啊,看到许多东西后,都会不住地思考很多。我可以确定的是,即使我是天空树,我也还会说出上面那段话。因为,即使是现在的我,也有着这样那样的「瑕疵」,但我爱我自己,连着对自己的那份爱,我的「瑕疵」也被爱着。

这只小宝宝成年啦~
2000.12.31是20世纪的最后一天,有幸在一个永远会放假的日子出生了。一不小心就长得这么大了,不思議です。
最喜欢爸爸妈妈和班里的各位啦~ 当然h站的大家也很喜欢的~
收到的礼物和信都很可爱呀,就像寄信人一样可爱~
2018年是很奇妙的一年,发生了那么多难忘的事。
2019,新年快乐~

怪阿姨 Rongrong 的深夜色情 

在 A 的边缘试探
|ω•`)

欧派是个好东西,希望大家都能有(≖_≖ )

外周血染色体核型分析结果。
纯种直男是Rongrong了。(≖_≖ )

建议大家抽静脉血的时候要求护士固定好针头再开始抽血…
否则一次抽得多的话会因为换管的时候针头摇晃而导致淤血…
这张图是前天的。
说多了都是泪…三个月前护士抽完一管换管的时候针头刺穿了静脉…只能再次找血管…以后的半个月都是淤血&酸软的…(图太吓人就不放了)

(不过除了淤血比较吓人和酸软以外,倒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6管静脉血,刺激…
¥1594…
费用清单供参考(心理测验的费用没有全部截图)。
染色体分析居然只要¥162…(我也抽奖辣)
是位好医生呢…指明检验项目也没问什么…还说跨性别在国外不是病呀…知道我吃糖不劝我反而劝母上接受&不加压力…(然而是家长党,接受度↑)
开心w

(才不是不会截长图呢! 只是长图发上来会被缩得糊掉而已_(¦3」∠)_)

吃藕少女Rong布球~
感觉欧派To be wild~
想带罩罩(雾),其实主要是骨架把欧派撑起来的,实际上也就A左右…
教科书式的万年面瘫√
爱眼镜√
该减肥√

(又硬又粗的小小的自来卷好烦呀x)

破乎管理员大抵是石乐志的。
一刀切不可谓不省事,不可谓不盛世。

北村破乎欺我等无力,公然删除几百题。

大抵只要有 MtF 药娘 等字眼的问题都被删除,令人智息的批量删除。

那就赶在儿童节结束前曝张新近的旧照表示自己还是个巨宝宝吧(๑´∀`๑)

心态是变好了些,可是食量却控制不住。感觉这样下去自己就要胖成Rong布球了…
因为抑郁大半年瘦了20斤,一年半以后又回到原点。我没有很胖,却连微胖也接受不了。
我永远不知道自己该为此感到喜悦还是伤心。

更详细的详情只能下个周末写了…
是来复诊抑郁症的,不是为了 GD 寻诊。
意料之外地被开出了 MMPI-399 的检验申请,Mf 93分,其余分数较多有轻微升高。所有手写的检验申请均被填「女」,然出于结果的准确性考虑,均被返回更改。
医生叙述了 Mf 分高之典型表征,并表示医院接诊过不少这样的「患者」,「见得多了」(原话)。被医生劝不要吃药,被问及是否已经服药时回复「无可奉告」(原话),父母全程在场。
回家后母亲表示会试着理解和接受,希望能多陪陪我,希望我能过得开心。同意让我以目前的样子拍摄证件照并更换新的身份证。就此没有再过问更多。

就酱。
表白父母♡
希望大家也能被身边的人理解呢☆

显示全部对话

今天。
善意揣测,
或许成为了半只家长党。
详情稍后。

hitorino

Mastodon 是一个建立在开放式网络协议和自由、开源软件之上的社交网络,有着类似于电子邮件的分布式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