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ngrong 转嘟

救護車可以這樣開過去,香港沒有暴動,只有暴政。

Rongrong 转嘟
Rongrong 转嘟
Rongrong 转嘟

全世界都在讨论中国
就中国没有在讨论。

Rongrong 转嘟

以前,我一直以为墙隔开的只有两种人:不屑于去墙外的,和会翻墙去墙外的

最近我意识到我错了
一共有三种人
还有已经成为墙砖的
#

Rongrong 转嘟

Clone GitHub 项目还是该改hosts直连…
挂梯子容易出错然后中断重来…
不得不说比挂梯子还快…
尤其是在这些喜庆(开会)的日子里…

嗯,是这个 (捂)
github.com/komeiji-satori/Dres

Rongrong 转嘟

@bgme 我祝别人生日快乐的时候也会说「愿你终能成为自己所想成为的样子」呢~
你也要哦。

今天吃饭的时候和父母一起喝了葡萄酒。
母上喝了两口就受不了了;
父上喝了两杯就面红耳赤;
我喝了两杯半还啥事没有…
(然而不让我继续喝了……)

我可是第一次喝酒…
面白い。

Rongrong 转嘟
Rongrong 转嘟

我好像从来都没有看过春晚,以前没看过,以后也不会浪费时间去看这种封建统治下大型浮夸造假刻奇谄媚式晚会的。最主要的还是堪称是光污染的舞台审美,辣我眼睛。每年四个小时,十年就是四十个小时,一百年就是四百个小时,够用来学习精通两门技能了。不过槽还是要槽一槽的,猪年春晚没有猪,为了一个名族不过的节,全国上下跪的姿势可真标准。居老师能上这个节目真不容易。为他提心吊胆一下下。还有就是今年未经批准,个人和机构都不能发布春晚相关内容,这是多么的做贼心虚?我的预测是,未来看春晚可能会变成一项政治任务,不光不能骂,学生公务员还得写报告和总结把它夸成一朵花。
大过年的,放可怜的老百姓一条生路吧。

Rongrong 转嘟

好奇心日报:“中国版‘三块广告牌’” 的双城之旅,为一种 “不存在的疾病” 

发车以前,武老白问了三名司机开车的顺序。
许正看了一下沉默不语的同伴,说:“还是我当头车吧”,并替另两名司机安排好顺序。他开玩笑地对其中一名司机说:“你的车不是贴同性恋那句,是贴 ‘ 19 年了,为什么?’,这样你就放心了。”
许正的车上贴的标语是 “为一种 ‘不存在的疾病’治疗。”

……后来大量曝光的三句话,一开始武老白还在挣扎这三句话是否要采用比较软性的诉求。他的确希望能强硬一些,又担心太过直接强硬的诉求,会招来麻烦。不过,他也认为如果项目因为 “不可抗力” 而被迫终止,似乎也不是不好的事。
“有限的时间做有限的事。” 武老白说。这句话基本上概括了后面几天所有人的状态。
……
“用事实对抗荒谬。” 这是他们在网上征召网友时所写下的话。

qdaily.com/articles/60804.html

@Chloe 请求,发张近照吧…(刚照的,未经美颜)
背景是十多年前的儿童身高尺,纵使搬过家也一直贴在房间的门背面。原来只到150的,结果在我还很小的时候上面就被手动加上了150~160的刻度,父母对我的身高期望,果然很高呢…(出柜之前是170+,出柜之后是165+)
然而我在初三彻底停止了长高,止步于163,而我是高二才HRT的。先前母上每每嗔怪我说是吃药让我长不高时,我总能以此反驳她…
对我自己的身高,早先也在父母的期盼下希望能长高(并非发自内心),觉醒后嫌太高了,出柜后又觉得母上说的165更理想些…
不过现在,我喜欢自己的身高,不必多,亦不必少。
如果求,而不可得、不可能得,是不是更应珍惜已有的、发现隐藏的小确幸?如果自己都对自己的某个既成的方面怀着强烈的不满,又如何能期望遇到能包容、接受、喜爱那份「瑕疵」的人呢?人不是商品,没有什么标准模板可言,自己就是自己最好的模板。

我啊,看到许多东西后,都会不住地思考很多。我可以确定的是,即使我是天空树,我也还会说出上面那段话。因为,即使是现在的我,也有着这样那样的「瑕疵」,但我爱我自己,连着对自己的那份爱,我的「瑕疵」也被爱着。

显示更早内容
hitorino

Mastodon 是一个建立在开放式网络协议和自由、开源软件之上的社交网络,有着类似于电子邮件的分布式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