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中央下达的制裁令
药娘你是否听见?
禁言,惩罚性扭转治疗
药娘你是否听见?
这一切贴上和谐社会的名义
这一切是为了法西斯的利益
这就是最黑暗的侵犯
针对你,和 LGBT!

药娘们百合们快拿起钢枪
这是最后的斗争
消灭父权主义法西斯暴政
让六色彩旗飘扬
如今的性别解放是世界力量
如今的酷儿已不再孤单
我们团结在一起
斗争会胜利
让世界迎来永久的和平
我们团结在一起
斗争会胜利
让世界迎来永久的和平

又一次翻hitorino的管理群记录翻的有点难过。

我想当时那一批人了,那时的可爱的人们。

明明是我当时最讨厌的洛洛最后现实中却受到了我最多关心,只是因为碰巧我后来去了土澳。其他那些更可爱的人,很多都已经联系不上了。

CRT,Alex,你们还活得好吗?我想你们了,想那个口嗨但又总能让大家团结起来的老大,想那个好几次要和我查个DNA,不一样就结婚的那个人,或者是那个还没灰心的雪乃,雨衣,以及更多人。

是否,你们都再也回不来了。

......所以在我看来讲到教育资源失衡问题的时候北京人就不要再辩了,躺平挨打就行了。是是是,不是家家户户都权贵,不是北京学生都躺着进清北,但是考题和分数线那么显眼的差距,为什么别人说个不平等都听不得?很多北京人在这方面的傲慢和男的在性别议题上的傲慢异曲同工。

在漫畫裡看到主角用的程式不是MS Office而是Open Office居然有種莫明感動!!

#墙国观察
转自微博@Electricum:
北京在2017年开始的那场大雪在互联网已不见踪影。而对于已所剩无几的“低立耑人口”来说,2021年,凛冬依然还没结束。 ​​​
share.api.weibo.cn/share/22512

【豆瓣被删精选】
//如果你在香港講普通話,那麼你是愛國者;如果你在成都講普通話,那麼你是境外勢力。//

敢在今天的你国手拿白花喊“真相”,可能鼓起的勇气和付出的代价比他国暴力抗议者还大得多。

关于个人隐私的问题,我昨天忽然想起初中时的一件事,中二期的我经常写日记,还会跟朋友交换看,平时是放在教室抽屉里,有一天某男生不知怎地捡到了那本日记(可能是从抽屉里掉出来了),就很作死地说 “诶嘿这是什么好东西我来看看!” 我在教室另一头看见了,因为隔着老远中间又有很多人一时冲不过去,于是情急之下大吼一声 “XX你给我放下!” 男同学立刻放下并跑了,连声说好恐怖,因为我日常很温和从来没有那么大声吼过人。那时为了保护自己的日记而爆发出的能量——如果我当时是站在他面前,可能就会动手。奇怪的是,现在长大后的我却无法再为个人隐私而高声呼喊了,这是为什么呢?是因为夺走我这些东西的不再是具体的人了吗?当人面对人的时候,产生 “捍卫自身” 的想法是非常正常也好操作的,但是当强者不再是具体的对象,而是整个环境的时候,就变得无能为力了。然后我又想到,所谓性别暴力的问题也有很多是这样,一个家庭中如果女的受到家暴,她虽是物理上的弱者,也未必不能拼死一搏,然而她要对抗的仅仅是身边那个人吗?就好像我在各种实名认证人脸识别中不得不交出隐私一样,她在挨打之前,也早就被夺走很多东西了。

【一个中年人非要劝年轻人快乐】45岁的中年人徐世海混进了成员平均年龄十四五岁的QQ群。在群里,他努力伪装成“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孩子”,听年轻人吐槽学校,聊明星的歌,但是只有一类发言能真正触发徐世海的行动,比如“想死”。他会马上向发言者提交好友申请,并设为“特别关注”,准备私聊,在线开导这些孩子。
之前一个湖北女孩到郑州参观动漫展,被人骗到酒店,拍下裸照,写下欠条,上面有身份证号、家庭住址和父母联系方式。她不敢告诉家人,产生了轻生的念头。徐世海是她的网友,得知她的情况,一边在线开导她,一边报警。还有一次,一名中学生说被同桌掌握了隐私,长期被勒索,他说“不想活了”。徐世海给勒索者打电话,自称是警察,电话那头的声音听上去很稚嫩,紧张得有了哭腔。这通电话后,求助的中学生收到同桌的道歉和欠条。
让徐世海这么做的原因,或许要从去年5月徐世海17岁的大儿子徐浩宇(化名)自杀开始。在亲戚朋友的记忆里,徐浩宇是阳光开朗的,他会在爬山时帮同伴背最重的包,有同学生活费花完了,他会拉着对方一起吃饭。徐世海想知道,自己的孩子是哪一刻想做了自杀的决定。
他开始潜入各种年轻人的QQ群,在群里“潜伏”越久,他越觉得后怕。一些人会公开传递这样的思想——别指望父母、老师能帮你做什么,想改写人生,只有生命重来。这些话使得本就低落的年轻人更加绝望。
不止一个年轻人对徐世海说过,日常烦恼几乎没有出口。一个18岁的男生告诉他,父母觉得他衣食无忧,认定他无病呻吟,老师也常责备他,他变得越来越敏感。一个14岁的男孩也曾留过遗书想自杀,他和母亲、弟弟一起生活,在他看来,母亲太过追求完美,总批评他。他给弟弟做饭,做得不好也被埋怨,感觉自己一无是处。一个上高二的女孩告诉徐世海,她是家里学历最高的,背着全家的期望。可她真的学不进去了。她请假调整状态,父亲说,“你就是在家等死”,不再给她生活费,她开始怀疑亲情。
大儿子去世后,他开始理解当代孩子的压力。他见过有家长不拿孩子的痛苦当回事,还指责孩子不懂事。当事人轻松聊起这些,徐世海则听得心情沉重。在巨大的悲痛中,徐世海选择在网上讲出失子故事,“让别人家参考,不要发生这样的悲剧。毕竟,很多孩子出了问题,家长从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冰点周刊) :sys_link: mp.weixin.qq.com/s/8N2MlU-thP7

:icon_weibo: weibo.com/5890672121/Kel6Uk2Gi

#搜狐新闻

提前祝时间线上的朋友们国际劳动节快乐 :catjam:

🔗 en.wikipedia.org/wiki/Haymarke

干草市场事件(英语:Haymarket affair)又称干草市场暴乱(英语:Haymarket Riot)或干草市场屠杀(英语:Haymarket massacre)为一场于1886年所发生的美国大规模工运,这是在5月4日在芝加哥干草广场,对于劳工示威造成的爆炸案的后续事件。它原本是一场和平游行,游行是为支持八小时工作制工人的罢工还有回应前一天警方杀害多位工人的事件。一位不明人士在警方即将驱散群众的时候,向警方投掷了炸药。炸药爆炸并引发开枪造成了七名的警察以及至少四名民众死亡,另有许多人受伤。

上述事件引发了举世知名的诉讼后续,八名无政府主义者遭判处共谋罪。证据在于被告之一可能制造了炸弹,但是受审的所有被告都证明他们没有抛掷炸弹。后来被判处死刑者有七位,另外一位则是十五年徒刑。七位中有两位死刑犯后来得到了伊利诺伊州州长理查·J·欧格司比的减刑为无期徒刑,另外有一位则在牢狱中自杀以逃避绞刑架。其他的四位死刑犯则在1887年11月11日受到绞死。1893年,伊利诺伊州的新州长约翰·彼得·阿尔特吉尔德赦免了所有活着的被告并批评了这次审判。

干草市场事件一般被认为意义重大:它是5月1日举行的国际劳动节的起源,也是美国工人阶级社会不满的1877年铁路大罢工的高潮。

又在推特tl上刷到了这张照片。
人间惨剧。
补充一下背景,当时布列塔尼地区平均工资比巴黎地区低大约30%,工人也很温顺不爱闹事,可以多加班,所以很多工厂都搬过去了。但是68后还是发生了此起彼伏的罢工。这张图片就是拍摄于1972年4月,当时Saint-Brieuc地区的罢工已经持续两个月了,在一次游行中,一位罢工工人发现其中一名警察是自己的青梅竹马,少年好友。
当事人说:"On était à bout. Quand j'ai reconnu Jean-Yvon parmi les CRS j'ai pété un plomb. Je l'ai pris par le colback & j'ai pleuré. Je lui disais Vas-y, tape-moi dessus. Il n'aurait jamais levé sa matraque sur moi."
“来啊!你打啊!”

显示更早内容
hitorino

Mastodon 是一个建立在开放式网络协议和自由、开源软件之上的社交网络,有着类似于电子邮件的分布式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