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找人问共产党的区块链是怎么回事的时候,@Asterisk 告诉我他大学本科舍友有一个是搞区块链安全的。跟我大概解释了一下区块链它本身就是一个基于共识的去中心化数据库。特点是数据上链之后永久保存,不可修改。拿来发币只是一种用法,就相当于往数据库里存账本,因为不会丢、不会被人篡改所以可以拿来做币。然后又讲了讲“ ‘链’上初心”这玩意,大概就是往数据库里存……党员日记?
我一听就觉得,头皮发麻。因为上次文革最开始的时候也是搞过对党真诚、交心通气之类的,过两年转头全部变成挂人批斗的大字报。这下子好,一旦上链无可抵赖,不写就是不爱党。就算你爱国爱党,拳打欧洲脚踢日韩这样一通发言,过两年风向转了某国变成拉拢对象,把你的发言拉出来又是其心可诛的铁证。
世道和我当中总得疯一个,但愿我是疯的那个,是我被害妄想发作。

解释一下“不学无术劣质左派”,这话我说得是有点问题的,毕竟左派工农的社科水平有限很正常,我给自己的定位也只是积极学习的左派工人。
但是如果自称“左派知识分子”还整天一张嘴就是这么不学无术词不达意,就有点说不过去。马克思主义是无产者的哲学,像这种本身就接地气的定义,不存在需要拿大白话才能跟人讲懂的问题,如果生造一个还没它贴切的词,就是露怯。

再感叹一下“工人贵族阶层”这个好名字,一上来先指明阶级仍然是工人,接下来“贵族”表明其心态俨然高人一等的样子,同时和工人身份构成脑臀分离的讽刺意味,最后用阶层指明他们作为无产者发生了分化,但依然无法改变由生产关系决定的阶级属性。

最近在学习没有被修正主义阉割的完整马列,得到的结论:今日中国是典型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社会。
另外,看到“工人贵族阶层:经济收入有较大改变,多为从事技术、管理工作的部分熟练工。”这个定义太绝了。和不学无术劣质左派喊的“奋斗逼”一个意思但显然更直击本质,比“工贼”这称呼冷静客观不带情绪(理客没有中,搞阶级斗争要什么中立)。

给技术力不错的人推荐trojan翻墙,稳,虽然配置繁琐。
特征上和nginx一个德行,https掩护,新技术用户量小。如果技术因素无法阻碍你,为什么不在自己的小机上布置它呢?
trojan-tutor.github.io/2019/04
#难民打捞 #GFW #翻墙

发现草莓县的嘟文已经无法用url直达了,所以手动复制转发。 

现在在joinmastodon上面搜索中文实例,结果是0。我们都是不存在的。因为发出声音就会被消失。

其实大家关注的最多的就是晋江,但是殊不知起点最赚钱的栏目早就被砍掉了,靠军事灵异官场起家的磨铁也早就完了,那些更边缘一点的,不靠擦边内容吸引流量的阅读平台是饿死,靠擦边内容的会被砍死。
纸媒?纸媒坟头上的草可能都十米高了吧。
音乐?
媒体?
字幕组?
电影电视剧?
哦,还有游戏。
我的一个朋友在文娱行业沉浮十年,前阵我们聊起那些她很看好最终却胎死腹中的项目【其中还有一个是我的。】她说:我是眼见它起高楼,眼见它楼塌了,这楼,其实建立的时候就千疮百孔,塌是必然的,只是可惜了,这些碎砖烂瓦里,还是有真金子的啊。
你是一个有文化有知识的人,你不靠字幕组,你自带梯子去海外,可你不能带着所有基于中文创作的人一起走,你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梯子上,就连去淘宝找个海外中文文学网站充值的渠道都被屏蔽了,你在想,难道我只能申请国外的信用卡了吗。
你想肉身翻墙了,或许初衷不是迫害,也不是向往境外势力,你的愿望很简单,只是想自由的看遍这个世界上的每一本书,笔下的每一个字都可以显现在别人眼前,而不是口口口口。可是后来,中文还是渐渐抛弃了你。
再后来,别人说你,卖国贼。
阳光照射不到每一个角落,但是阴影可以。


》和《 》两家官方 转载《 》这种煽动性别对立满分,理论水平负分的东西。
家暴和“油腻”分到同一类,出轨和沉迷游戏分到同一类;压轴的是“不做家务,不好好说话,不求上进,不顾我的感受”,评语是垃圾站不收直接埋吧,难不成这能比打人出轨还恶劣?
“垃圾”本身是一个很重的评价,把完全不一个量级的行为扯进来,就显得无伤大雅的问题(不做家务、打游戏、呛人)上纲上线,严重的大事儿(家暴、出轨)和稀泥。给出的问题严重程度不一,给出的解决方案却全是扔垃圾桶了之。
最恶心的是不专一扔可回收垃圾,什么“接受了教训和调教,也还是可再用的”,您听听这说的是人话不。

【悲报】兔站(toots.social)主页注册区文本现显示为:“因不可抗拒原因,本实例已经停止运营维护,请备份个人数据。”
贵站现状如何 @youth @a 收到请回答

@Kino @daizhige 备案没用的,和cmx断流也没用,以联合互通、数据隐私为理念的SNS一旦上规模或有了知名度,本身就已经超出GFW监管强度所能容忍的限度。这是Mastodon(甚至说fediverse)自身性质导致的,即使管理员表现出顺化的意愿,愿意做些妥协也无法改变。这是我个人的理解。

【转发】@海都督 from:discord
(注:前cmx.im站长)
各位中站新老用户:很遗憾通知各位,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中站不能继续为大家服务了。两年来的种种,让我非常自责和愧疚,那些已将中站作为生活一部分的朋友,让我夜不能寐。可惜天下没不散的宴席,是时候和中站说再见了。中站因为隐私策略,不保留任何备份,目前看来是对的,但只能和没有及时备份个人数据的用户说声抱歉了。如果喜欢长毛象项目,请选择其他实例入驻。这个公告一来通知各位朋友,二来报个平安,已经没事了,同时提醒大家,注意个人隐私和数据安全。祝大家生活愉快,平安喜乐,咱们有缘再见!

如果天空是黑暗的,那就摸黑生存;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的,那就蜷伏于墙角。但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热情的人们。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996.icu #996
如何在招聘中委婉地表示要求员工996加班:“1.网易的薪酬福利就不用多说了,团队氛围,免费的一日四餐等等。”

@a_cat “gab自爆兵向开源伊斯兰国宣战”


在堪比《1984》的监控下成长的这些学生,我们步入中年时的下一代年轻人们,恐怕会成长为那本书中Parsons的子女那样的人吧。视告密为荣耀,对任何人都可以怀疑,继而大搞批斗;只要认定为敌人了,那就可以去仇恨。友情、爱情甚至亲情在监控面前不过是让你犯错的可笑冲动。为了光荣和嘉奖,管他是不是敌人的走狗,去揭发就好了啊!即使弄错了,也可以说初衷是好的。如果继续制造这种环境,这就是我们的下一代,这就是我们的未来。


18个电信骨干网分布式数据库中,存了QQ、微信、YY、imsg这几个平台共计三亿多用户的明文聊天记录。显然不是全集,所以很想知道他们的采集范围。即使被揭出来了,中国政府会宁愿承认也不会收敛的吧,就像墙一样。


谁的有型无形两道墙,一个古代奇观一个现代奇观,心里没点数吗?奇观误国Q.E.D


我导的实验室是一个神奇的领域,可以直连google。 《还愿》的制作公司赤烛,要我评价的话就是上一次见政治上这么智障的还是《Epic Battle Fantasy》的作者。这是与立场无关,纯粹从水平角度,给出的“智障”评价。反邪教游戏在邪教符文里诅咒别人,也够黑色幽默了。

hitorino

Mastodon(长毛象)是一个建立在开放式网络协议和自由、开源软件之上的社交网络,有着类似于电子邮件的分布式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