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ChinenSutera
他们难道不知道:开源运动前身——自由软件运动——本来就是一场政治运动。

@Andrettacat9 这种严重违反法理的判决真的令人齿冷。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的条款是强制性规范,违反强制性规范必定影响法律行为效力,所谓“奋斗者承诺书”的效力如果被法院认可,其结果只能是出现越来越多的“自愿奋斗者”,让本就执行乏力的劳动法沦为一纸空文。

胡乱逼逼两句
虽然但是,“别把原来的平台的习惯带来这里”,真的一点优越感都没有吗?
总觉得隐含着一股“这边的习惯比较好,所以你们要入乡随俗,要改变自己,而不是用你们原本的习惯来“污染”这里”的意味
无论是划定“这里”和“那里”也好,还是这里面的规训感,或者是隐隐的从上而下的视线(优越感?)都让我挺不适的。(拜托,只是一个sns罢了,谁用得更早谁就更高贵吗?很怪诶)
当初刚从微博过来的时候看到有人说这句话就觉得莫名地不开心。现在从豆瓣来了一大波人,又有人搬出这句话“教训新人”,就,就…就引起不适(。)

说真的,这帮资本家要是能够获利200%,人命在他们眼里只有个报废的螺丝钉。

我劝所有小孩,尤其是我国从小到大的乖宝宝们,从小就试着不听话试试,就是和那群混混似的。当然,混社会的那帮是另外一个更深的泥潭,可以观察但千万别混进去。但是观察他们很重要,让你从小对规则没有像圣旨一样的压迫感。

因为好像很多人脑子里甚至没有“做不到会怎样?” “我就是不遵守会怎样?” 比如作业,写不完又要检查的话,通宵也好抄也好蒙也好,反正一定是要糊上的。可为什么?写不完就是写不完了,我贪玩也好贪睡也好,总之就是没写完,空白着就交给老师,老师也只能在结尾写个“阅”,最多请个家长。

混不吝,滚刀肉,最后会发现break the rule实际上也没有什么,最差的后果其实也就那样。但如果一次这种经历都没有,未知的后果就会在恐惧中被无限放大,最后变成死线前压死自己的稻草。

战胜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直面恐惧!加油,奥利给!

分享Tekeli_li的微博:跨性别女,是女人。←不认同这个前提的可以不要看这篇了,滚出我的微博。

1.你以为的跨性别女:大摇大摆进女厕所,到处偷窥猥亵女人。
实际上的跨性别:出门不是憋尿就是找无障碍厕所,无障碍厕所普及率低大概率找不到,所以出门大概率憋尿。

2.你以为的跨女:同时享受男性红利和女性弱势红利,等国天龙人。
实际上的跨性别:被父母毒打,被送去矫正,被校园暴力,被强奸,被顺男鄙视,被顺女嫌弃,十个有九个重度抑郁吃药度日,做了手术的短命多病,手术失败有的直接去世,吃激素的各种身体问题。并且,手术非常特别极其十分的贵,是一个系列手术,很多跨性别没有经济条件做手术。

3.你以为的跨女:执意要进女澡堂,执意要进没隔间的女厕所,毫不关心顺女安危。
实际上的跨女:连跟顺女一起吃饭基本都会自卑,别说进女澡堂了,看到顺女的身体会引发性别认同危机,自卑情绪远大于其他情绪。只想有个厕所上而已,能有无性别厕所是最好,目前没有的情况下希望自己能去有隔间的女厕所。支持严惩顺男强奸犯,完善配套措施,保障顺女安全。

4.你以为的跨女:穿裙子化妆的人妖,强化女性刻板印象。
实际上的跨女:根本无法做自己,只有打扮得“像女人”才能让周围人理解自己的性别认同,才能“融入”,经常陷入自我怀疑,留胡子穿裤子容易被人骂就是个男的装什么女人。能一直理直气壮做自己同时坚持性别认同的占少数。

weibo.com/2035374054/JoyKKCLWK

“我,顺性别直女,…谁答应让跨女进女厕所就是在迫害全部顺性别直女,女人之敌。”
“性别平权都没成你们还想要性向平权?”

瞅瞅,像不像男的说阶级问题没解决还想谈性别问题,像不像男的说被女权迫害

战术后仰

LibreOffice 十歲生日快樂!

雖然疫情打亂了所有今年計畫的慶祝活動,但我們還是要在 LibreOffice 十歲生日這一天用這支影片來呈現給大家。

這支影片有眾多國際上的 LibreOffice 社群朋友的笑容。笑容的背後是艱辛的成立、成長、成熟的過程;有大家在各個領域層面的參與,才能讓 LibreOffice 與其背後的法人代表文件基金會,持續在文件自由的路上努力。

#LibreOffice
#thebestfossofficrsuite
#軟體自由運動
#文件自由
#DocumentLiberation

peertube.opencloud.lu/videos/w

有关中文社群中「PTSD」一词被滥用误用的想法 2.0。

** 建议疑惑「为什么要如此在意一个词的用法的准确性」的朋友们直接从Q3读起

Q1: 「PTSD」即创伤后应激障碍,我经历过一个和 X 有关的不愉快事件,并且后续对 X 依旧感到不适,为什么我不满足/不能说自己有 「X PTSD」?

A1: 有关 PTSD 和 phobia (恐惧症) 的差别较为详细的介绍写在 alive.bar/@kococomi/1042229714 这里只说最简要的:PTSD 患者恐惧的始终是「过去」发生的「创伤性事件 (traumatic event)」本身(e.g. 强奸受害者害怕想起「自己被强奸的经历」),而 phobia 患者恐惧的则是「现在/未來」可能会遭遇到的某一类「物件 (object)」或者「情况 (situation)」(e.g. 恐高,恐社交场合)。

不那么抽象地说,若你和某个小粉红有过令你不快的争吵(过去时),此后你便非常讨厌小粉红这个群体(现在时)。当你把这种状态称为 「小粉红 PTSD」时,似乎暗示着你的负面情绪已经从「和某个小粉红争吵」这一过去发生的令你不快的事件 generalize 到促成这一不愉快事件的「主体」所属的「组别」,即「小粉红」这一群体身上了。

所以这种情况下,「和某个小粉红争吵」这一经历只是你为什么讨厌「小粉红」这一类人的原因,而非你恐惧的「实际内容」,因此你并不满足 PTSD 的核心 —— 恐惧的始终是已发生的某个令你痛苦的「事件」,而更像对某一类「东西(小粉红)」常态化的讨厌,所以更接近 phobia 的概念,因此此处说「小粉红恐惧症」更为恰当。若用「PTSD」,则实际你并不害怕小粉红这一类人,你躲避小粉红从头到尾都只是因为「你害怕自己回忆起和某个小粉红争吵的经历」,这显然不符合中文社群里使用「PTSD」所形容的状态。

再简单粗暴一点的讲法是, PTSD 就和新冠肺炎一样只能单独使用,没有「参数」可言。把令你「患病」的事件中的一个「成分」抽出来冠名 PTSD 这样的用法,逻辑上就和「因和感染的男友接吻而患新冠便说自己有『男友新冠肺炎』」「吃了有新冠病毒的外卖而患新冠便说自己有『外卖新冠肺炎』」没有差别。这也是为什么我提到过「名词 + PTSD」这种说法几乎可以直接判断为误用,因为这种讲法直接从逻辑上不符合 PTSD 的「无参数性质」,所以听起来非常违和。而若你放在「PTSD」前的名词是用来描述「我现在恐惧的是什么东西」,则这更是 phobia 的概念。且和 PTSD 不同, phobia 这个疾病是可以有参数的,幽闭恐惧症,蜘蛛恐惧症,牙医恐惧症都是完全合理的说法。

Q2: 如果我不说「名词 + PTSD」而是只说「我 PTSD 了」,是否可行?

A2:依旧不推荐这样使用。首先,导致 PTSD 的「创伤性事件」必须是和「实际发生了的或被威胁的死亡,严重(肢体)伤害或性暴力」相关。这也就意味着 PTSD 其实是一个概念相当「窄」的心理疾病,并不是日常生活中随便发生的事情可以导致的。所以说,「PTSD」一词背后的痛苦的剧烈程度实际上是超出很多人的想像的,而我实在不认为将这种包含了别人强烈苦痛的严肃诊断名以如此戏谑娱乐地讲出来是一件非常恰当的事。你可以问问自己同不同意大家以后集体把「游泳后鼻塞」戏称为「我新冠肺炎了」。而且实际上这种说法某种程度上可能比「我 PTSD 了」还合理一些,毕竟「鼻塞」真的是新冠肺炎的症状,而中文社群中「PTSD」的用法实际上都和 PTSD 的真实症状如闪回,噩梦,不受控地想起创伤性经历根本不沾边。

Q3: 语言是会变化的,很多字的读音也随着时间从错的变成了对的,为什么不能接受 PTSD 有不符合科学定义的用法?

A3: 完全不同意用「语言的变迁」来 justify 「PTSD」的滥用误用。和汉字的读音不同,「PTSD」 一词背后是有真正的患者存在的。大面积的滥用误用已经使得「PTSD」的搜索结果被严重污染。在微博、知乎等平台搜「抑郁症」还能看到大量患者互助、自测量表分享,而搜「PTSD」几乎搜不出任何有效信息而全是娱乐化的、完全不符合 PTSD 真实含义的用法。此前华晨宇写过一首给抑郁症患者的歌导致抑郁症搜索结果中的严肃资讯被他粉丝的追星言论淹没,从而引起了许多人的不满。而实际上每一次的「PTSD」滥用误用给 PTSD 的搜索结果都会带来相似的污染效果,都是在增加 PTSD 患者获取有用信息的成本。

另外,和生理疾病不同的是,心理疾病在东亚本身就面对着「不被严肃对待」的问题。如此大面积戏谑地使用一个严肃诊断名,无疑会增加真实患者所遭受的痛苦被了解、承认的难度。若一人向你介绍自己患有 PTSD,你能否理解这一词背后的创伤和精神折磨到底是什么样的强度,你能否保证自己没有任何可能会说「我和前女友分手以后也有点 PTSD 了」之类的话。

实际上我在上文附的之前写的 toot 中提到 PTSD 「你爱怎么用怎么用」也是一个非常欠考虑的说法,虽然理论上我的确无法要求任何人按科学标准使用诊断名,我也从未因这个词对任何人「出警」,但我并不应该公开说一个会伤害到患者的用法大家「爱怎么用怎么用」,在这里也说声抱歉。

Q4: 心理疾病患者时常在日常生活中被当作异类,虽然戏谑的用法不够准确,但也减少了 PTSD 患者被污名化的可能。

A4: 所有的「去污名化」都应该建立在对疾病有正确认知的基础上,这种把 PTSD 当 phobia 用,把精神分裂当人格分裂用的歪曲一个疾病真实含义的行为,在「减少患者异类化」的同时也会增加患者的真实病况被理解的成本,提高患者的痛苦被严肃对待的难度。一个患者不被异化却也不被了解尊重的环境算是达成了好的「去污名化」吗?

《Thunderbird 78.2 正式加入对 OpenPGP 的支持》 21 年前,用户向 Mozilla 递交了功能请求,希望加入对 PGP/OpenPGP 的支持,当时电邮客户端 Thunderbird 还不存在。21 年后,随着 v78.2.1 的发布,Thunderbird 正式默认启用了对 OpenPGP 的支持,这一长达 21 年的功能请求终于完成了。在这之前,用户在 Thunderbird 中加密邮件通常需要使用扩展 Enigmail,使用并不方便,内置 OpenPGP 支持将大幅降低使用门框。 | solidot.org/story?sid=65575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当我国官方又双叒叕决定为了多数牺牲少数的时候,一堆网民搬出电车难题,在我看来都十分愚蠢。
因为实际情况下,把人绑在电车轨道上的人应该被严厉惩罚,电车应该有紧急制动装置,轨道应该有常规的巡视人员……再不济,如果实在有人被撞死了,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五个人,他们的家属有权向所有责任人要求赔偿,他们本人假如没被撞死,而只是伤了,还有表达能力,也有权控诉自己遭到的伤害,并应当得到社会的同情和救助。
而在动辄搬出电车难题的那些人看来,这一切好像都不存在。反正,就要莫名其妙地在多数和少数之间二选一,被牺牲的还不许吐槽,谁吐槽就是没有大局观,就是恨国党,就是美帝国主义的孝子贤孙,250块退国籍,太平洋没加盖……
请问,是什么国家会时不时地把自己的国民置于不是你死就是我死的绝境之中?这算不算辱华?
况且很多时候也不是人数多少的问题。试试看,电车轨道上一边是五个泥腿子,一边是一个领导,看看电车会撞向多的还是少的。

在网上看到这段,用典好精准:

「问用户“你愿意多给我5分钟吗”,这难道不是现代版的“石崇斩美人劝酒”?

西晋时期,首富石崇宴请宾客,总让美人劝酒,要是宾客一杯酒没有喝完,石崇就会斩了美人。

表面上,决定美人生死的是在场的宾客,但真正掌握生死大权的是石崇本人。

再回过头来看,饿了么就好比“石崇”,外卖骑手好比“美人”,用户就是貌似有决定权但实则被架在火上烤的“宾客”。

现在“石崇”好心劝“宾客”:系统是死的,人是活的,“美人”能不能得救,就看你手中的酒喝不喝得完,毕竟“增加多等5分钟”的按钮在你手里,要学会将心比心。

换言之,你要是想拯救骑手,就按下按钮,要是不愿意,到时候骑手“被斩了”可就是你的错。」

在秦晖老师发明的诸多catchphrase中,我最喜欢的还是“低人权优势”。这个词不光是指出劳动者的人权遭到了巨大侵犯,而且暗示“有些人”从中获得了极大的好处,这个“有些人”被大家默认为“资本家”或是南非白人或是中共政权(当然确实是),其实远不止如此,所有享受低人权劳工的劳动成果的人都是其中的一员,包括享受廉价服装和小商品的普通欧美消费者和享受廉价快捷的外卖的中国消费者。不同之处在于在欧美有人(往往是所谓的“白左”)“良心发现”了,开始要求低人权国家改善人权,要求跨国企业承担责任,甚至要求普通消费者拒绝低人权商品。但是在中国,中国消费者不仅不会产生负罪感,而且会产生自豪感!只有我们中国才有这么便宜又便利的外卖,我们的生活水平比欧美高多了!

手机掉坑里后一百块买了别人的二手国产手机。华为荣耀牌,发现国产安卓生态原来是这么恐怖的
系统预装软件不给卸载
打开一个app就让你升级版本
权限有多少要多少
到处都是广告和劫持
通知五花八门过一会推一个,也全是广告
黄赌广告最多
误点一般直接给你下载个apk
想装个火狐国际版结果怎么找都是国内旧版本
百度搜索结果排列和我原生安卓上搜到的结果不一样,都是广告和没见过的内容
无痕模式一点用都没有
我没敢在那个手机登录任何账号
原来大家用的是这样的安卓,怪不得都说苹果好
不知道三星国行是不是也这样

“健康码”还没走,“文明码”又来了

9月3日,苏州市公布了“苏城码”APP的重磅升级,推出全国首创的 “苏城文明码”——
“一人一码”构筑文明积分,让“文明”成为每个市民的通行证,文明积分等级高的市民将会享受工作、生活、就业、学习、娱乐的优先和便利。
此外,“苏城文明码”还可作为警示和惩戒综合文明指数低于下限人员的电子凭证以及外来人口积分入户志愿服务电子凭证。

“文明码”如果只是自娱自乐,倒也无伤大雅,但从官方的规定看,“苏城文明码”今后似乎意图要以“文明”为严格标准,将人分成三六九等。
也就是说,一个的所在的“文明等级”,将决定他所能获取的社会资源。
对此,官方表述里就明确有这一句:文明积分等级高的市民将会享受工作、生活、就业、学习、娱乐的优先和便利。
这句话如果反过来理解,是不是意味着,今后,文明等级低的市民,今后享受不到某些待遇了?

如果积分低于一定数值,是不是意味着,从此被打入另册,被当作“低素质人口”,处处受到歧视和刁难,甚至在城市中难以立足?……

全文存档:
telegra.ph/%E5%81%A5%E5%BA%B7%
原文:
mp.weixin.qq.com/s/xMYK1pmsqT9

热知识,我当志愿者的shelter house可以领棉条卫生巾护垫。学校的厕所也有免费卫生巾,棉条可以领。校医院某项检查过程中里月经了,医生问我要不要pads,转手就从哪找出一个递给我。
我在国内大学校医室要过卫生巾,他们让我自己去小卖部买。 ​​​

#今日新闻

新闻文案看下来简直半泽直树近藤即视感,评论区看得让人无语,微博最大的作用不就是网络申冤吗?如果上级能解决还会来微博吗?

显示更多
hitorino

Mastodon 是一个建立在开放式网络协议和自由、开源软件之上的社交网络,有着类似于电子邮件的分布式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