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青皮卡秋莎:不会人传人不失信,不是非典不失信,训诫真话不失信,一家人有一个姨就是台湾特务不失信,108亿口罩不失信,四万人吃饭无人感染不失信——而不听话就要上失信名单。亲眼见证“信用”一词信用破产,是为当代汉语的一个奇观时刻z pawoo.net/media/wBd76D4HHt8Ukq

来自奇虎360安全中心的研究人员发现了shadowsocks协议中的一个漏洞,该漏洞打破了shadowsocks流密码的机密性。攻击者可以使用重定向攻击轻松解密所有加密的shadowsocks 数据包。
由于该漏洞很明显、并且易于利用。研究人员认为中国政府已经知道这点了。因此,使用 shadowsocks 可能无法使您免受监视。
对于防御,研究人员指出:不要使用:shadowsocks-py,shadowsocoks-go,go-shadowsocks2,shadowsocoks-nodejs;仅使用:shadowsocks-libev,并且仅使用AEAD加密方式。
t.me/s/iyouport/6941

號禁言了。但感覺這篇還是值得傳播一下的。現在基層執法應該有大量違法成分在裡面。越小地方的人越慘,法學家越多、法律工作者數量越大的地方,執法越不致於混亂、為所欲為。做守法公民,不代表認可不依法執法。不知道後續會不會有更多法學家參與進來。但這個要求行政部門依法執法的訴求,將會是一個很好的自下而上的問責機制。即使不能一蹴而就,也值得長期推動。

跟着我妈看主持人大赛。
我说,现在的媒体人,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事。。。为啥都在强调讲好中国故事。讲故事不是我们这些写小说的人干的事吗。抠字眼的说,中国发生的故事多了去了,不好的故事,就不是真实发生在人身上的故事了吗。
人人都夸董卿说话非常的好听,文化素养也相当的高。我也很喜欢她。但是我不觉得说话好听是媒体的第一要务。
作为新闻媒体,你们最该追求的,应该是真实客观的报道吧。诚然一件事或许可以从很多个方面来看,所以作为引导群众的喉舌传媒,更应该做到公正,不失偏颇,尽量从全面的角度去报道。讲故事是什么玩意。
事实真相这四个字,有这么难以启齿吗。或许真话永远不好听,但是它起码不会害人。

疾控中心也是有意思,
那么多发病的不确诊让居家隔离,
要隔离方斌,
这是几个意思。
病患家属要多发声拍视频,
政府会追上门隔离你。

RT @ll153cmll: 陳建仁副總統:戴口罩的優先順序為

1、第一線醫護人員及防疫人員
2、確定或潛伏期病例之共同居住的家人
3、確定或潛伏期病例經常接觸的親友或同事
4、公共運輸業員工
5、密閉娛樂場所員工
6、到醫院診療或探病者
7、公共運輸工具的乘客
8、密閉娛樂場所消費者
9、其餘民眾

#請把資源留給最需要的人 twitter.com/cypless/status/122

武汉红十字会时间线(1)微博@水木丁

1,大家捐了很多东西,但武汉那边一直告急,后来武汉协和甚至是零套防护,大家也急了,心想这怎么是个黑洞捐不满的啊。

2 因为大多数物资都捐给了武汉红十,所以有人就先到武汉红十官网去查,结果发现协和只拿到了3000套口罩,而一家莆田系仁爱医院拿到一万六N95。

3 然后数目也不对,说是定向捐,捐赠人捐了三万六千套口罩,分给仁爱和另一家医院,一家一万六。两家也才三万二,差了四千

4 武汉红十说不好意思手误算错了,把数给改了,一万八。

5 然后媒体去这家医院查,知道了这家医院是被征用名单里的,发了文件,也有做准备。但到现在一例发热病人还没接。一万六N95的口罩,工作人员一天四个,病人每天发,还去免费派派街坊,已经没了一万二,只剩六千了。
(续下)

@[email protected]:

有部电影叫『Contagion』(传染病),当初风评很差,现在看来是绝对的神作。神到什么程度,电影里有个神棍记者(裘德洛演的)和金融界串谋,号称连翘能治疗病毒,圈粉无数赚了一大笔钱。人们排队抢购连翘又导致病毒进一步扩散。连翘是『双黄连』的主要成分之一。

向昆医附二院捐赠防护服项目

感谢大家在资金上的支持!
现在需要有懂得越南出口手续的大佬帮忙办理,请联系 Telegram: t.me/bignya

發洩式吐槽 

我捐款给 EFF、给 Mozilla、给 Wikimedia Foundation,都可以说我捐了款是不后悔的。
给中国红十字会及相关分支机构捐款的人,就不见得这么想。

贱屌央视网,发一个全男微博,下面四千多评论都是在问女医生呢,女医生不配宣传不配支持吗。结果大半天过去了,贱屌编辑关了评论。
其实我有时候在想,除了生来厌女,会不会是这群人已经知道了,挑起性别对立,有好事时故意抹去女性的身影,有坏事时上天入地都要找一个女的出来,知道这样会有大流量,所以更加要这么做了。

显示更多
hitorino

Mastodon(长毛象)是一个建立在开放式网络协议和自由、开源软件之上的社交网络,有着类似于电子邮件的分布式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