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一条比较实用的求职建议:
在面试或者沟通的时候,装作好奇感兴趣的样子向HR询问公司有没有团建,团建一般是什么内容。如果多是“越野”、“拉力”、“徒步”一类体育活动,别去,企业文化很傻逼的概率极大。如果多是“聚餐”、“泡温泉”、“旅游”一类的,可以考虑。
因为前者不仅低成本(证明这公司很抠)、考验体力(加班可能比较多),而且要求比较高的“凝聚力”(要你把公司当家)和服从性(它希望你是一棵好韭菜)。即使你本身很喜欢或者很擅长体能运动,也大可不必选个傻逼公司。
这条建议可能不是在100%的情况下都对,但是工作作为你生活占据很长时间的一部分,在避雷这件事上大可以宁错杀不放过。

网络时代每个人都应掌握的技能:
如何在失去帐户控制权的情况下,证明自己昰帐户的所有者。

示例场景:
1、忘记了帐户的密码,由于某些原因无法通过邮箱重置密码(使用一次性邮箱注册的帐户、邮箱的密码也忘、注册帐户时无需邮箱即可注册)。
2、自己的帐户被盗了。
3、系统管理员滥用权力盗用了你的帐户,并且使用你的帐户继续活动。(例如:新浪微博)

方法:
方法一:安全字符串法
设定一个足够长(至少20位以上)的安全字符串,并在自己拥有帐户控制权时公布该安全字符串的密文,例如:该字符串的 sha512sum 值。
当失去帐户控制权时,可向管理员声明该安全字符串,以证明自己是该帐户的原始控制者。
该方法对于场景三无效。

方法二:GPG法
预先在帐户中公示一个GPG公钥,当失去帐户控制权时,使用该公钥的私钥签署并发布一则所有权声明。
一个具体实例:social.outv.im/objects/a2e18c5

注意:以上两种方法,均需定期进行声明以证明自己仍控制着该帐户。
对于方法一,应当定期公布旧的安全字符串,同时公布新的安全字符串。
对于方法二,应当定期在自己帐户页面发布控制声明。

《Nate Graham | KDE 的架构,或者说无政府主义有时是如何运作的》

由 DeepL 翻译 + 人工润色自 The structure of KDE, or how anarchy sometimes works

🔗 pointieststick.com/2020/08/04/

KDE 是一只有趣的野兽。在很多方面,它是一个真实运作的无政府社会!

工程师和设计师们在 KDE 软件和网站上工作,但他们都不是由 KDE 支付报酬的。大多数人是志愿者,但也有一些人(包括我自己)是由第三方公司支付报酬的。这些人的工作内容是他们想要的,或者是他们公司赞助的,而不是 KDE 的任何人告诉他们的。

KDE 有一个董事会,但他们是由 KDE 的成员而不是股东选举出来的(没有股票 233),他们并不像公司那样控制 KDE 的战略方向。相反,他们主要负责财务和法律事务,整理版权索赔,帮助组织每年的 Akademy 会议等等。

没有正式的 “上层管理”甚至“中层管理”阶层。我们的确有一个“园艺团队”,其成员本质上是志愿管理者,但我们主要做的事情是分流 Bug,跟进卡住的合并请求,对未发布的软件进行 QA 等等。我们支援人们工作,而不是告诉他们该做什么。

那么,在这里是如何完成任何工作的呢?

好吧,仅仅因为 KDE 是一个“无政府状态”,并不意味着没有组织和协调。只是所有的事情都是在自愿的基础上完成的,有一些不寻常的激励手段。无政府状态并不意味着没有管理和决策,只是和通常的做法不同。

在公司里,管理者通过给员工提供金钱、福利、奖金、升职和内部社交特权来激励员工。糟糕的工作或不良的行为会受到谴责、降级或被解雇的惩罚。

但在 KDE 中,大多数人都是无偿的志愿者,所以 KDE 对他们没有经济影响力。那些有报酬的人是由第三方而不是 KDE 自己雇佣的。胡萝卜和大棒都是行不通的!

相反,KDE 内部的激励使用的是“兴奋货币”。当一个项目很酷,而且它的贡献者公开展示了它的酷和他们对它的热情时,其他人就会想加入并帮助它!这被证明是非常有效的。这被证明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激励志愿者工作的方式:你让他们感觉到他们想成为某件大事和特别的事情的一部分,你组织讨论的方式让他们感觉到他们是其中的一员。

KDE 的设计团队(VDG 小组)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不断地涌现出令人惊讶的美丽的模拟图,并组织关于重要话题的讨论。人们对 VDG 的提案情有独钟,因为它们看起来很酷,而且有嗡嗡声和兴奋感围绕着它。宣传团队的工作就是为了制造这种嗡嗡声和兴奋感。其他团队也会做类似的事情。你必须让人们保持兴奋和快乐,否则他们会渐行渐远。

这就引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你必须尽量减少负面情绪!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冲突会破坏能量和动力。内部的争论和政治争议需要尽量减少,并推动其达成共识,而不是永远地熬下去。哪怕你不得不折腰,放弃一些你想要的东西,那也比因为大家被无休止的争论弄得精疲力尽而一无所获要好。而对于新的贡献者,尤其要善待,给他们好处,让他们觉得自己是受欢迎的。

同样,如果你是一个对你关心的东西缺乏进展感到沮丧的用户,在 Bug 报告中侮辱开发者或 KDE 本身是你能做的最糟糕的事:它将损害有能力做这项工作的人的积极性,减少你得到你想要的东西的机会。温和地发帖,不要有负面情绪是最好的方式——或者更好的方式是自己去做。像所有的 FOSS 项目一样,KDE 鼓励自我服务。🙂

从本质上讲,KDE 的无政府主义数字乌托邦是可行的,因为我们都自愿同意尊重和善待对方,并成为项目的利益相关者,这为我们所做的所有工作提供了润滑剂。不知何故,这一切都能成功!

告解:其实我有非常严重的「曲折剧情恐惧症」,特别是主角被人冤枉的环节,我每次都要磨好久才能看下去。

《明天会更好》这首歌,原系受到Micheal Jackson的We are the world的启发所作,创作时间为1985年,时值台湾光复40周年。
不过,鉴于1987年为戒严解除的时间,在经受了数十年戒严的痛苦以后,这首歌本身包含的情感绝不是春节联欢晚会上喜气洋洋的欢乐,而更有可能是更加黑色、负面的感情,这一点通过罗大佑写的原版歌词可知:

輕輕撫摸麻木的身體 無奈閉上你的眼睛
這個荒謬的世界 依然黑白不分的轉個不停
春風已解風情 刺痛少女的心
那舊時撕裂的傷痕 永不會愈合了

抬頭尋找夜空的繁星 天際閃現一絲蹤影
傳來喜瑪的高原 千年的冰雪 漸漸消融的消息
黑夜熱淚滾落 灼痛少女的心
讓憤怒語化為音符 控訴無恥的謊言

嘶啞著你的咽喉 發出一陣怒吼
讓我們撕碎這舊世界
讓我們重構美麗新世界
讓我們的淚水 淹沒這卑鄙的靈魂
為蒼天獻上虔誠的祭品

誰能離開自己的家園 拋棄世世代代的尊嚴
誰能忍心看那昨日的小醜 帶走我們的笑容
青春墮入紅塵 雙眼蒙上了灰
讓久違不見的淚水 洗滌受傷的心靈

日出依舊寒冷 大地雜草叢生
讓驟雨鐘出的音響 譜成命運的交響

嘶啞你的咽喉 發出一陣怒吼
讓我們撕碎這舊世界
讓我們重構美麗新世界
讓我們的淚水 淹沒這卑鄙的靈魂
上天保佑 明天會更好

hitorino 实例管理团队在此向全 Fediverse 庆祝时宪历新年和藏历新年的同志们表达新春祝福,祝大家幸福安康。Happy Lunisolar New Year!

>> limelight.moe/t/topic/5650

「利用GFW漏洞进行勒索的恶行正在蔓延

越来越多的信息表明有人正以屏蔽网站为要挟勒索大中型境外华文站点。

攻击者通过向目标网站提交大量包含违禁词的http明文请求、将被墙域名解析到目标网站所用IP等方式触发GFW的封锁机制。

攻击者要求网站以低廉的价格给他们投放广告,如果拒绝则进行上述的栽赃嫁祸。

更为糟糕的是越来越多的人正照猫画虎,当你有一把锤子看什么都像钉子。

那些选择托管于境外呕心沥血成长起来的网站现在要面临新的挑战。

[消息等级 Level B·#重要 ]」

#我在看什么 #转载

t.me/vps_xhq/181

Facebook最近封杀了英国左翼政党Socialist Workers Party (社会主义工人党)
的帐号,该党是英国的主流左翼政党之一。 被封禁的不仅仅是总页面,还有本地页面的分支,除此以外,该党的活动人士也遭到了大规模的封禁。
英国社会主义工人党经常发表支持巴勒斯坦和BLM(黑人的命很重要)的言论,对英国政府的控疫政策有不少批评
这已经是该党第二次受到Facebook的封禁了,对于此次封禁,Facebook对此没有给出任何解释。

swp.org.uk/press-release-faceb

nitter.net/SWP_Britain/status/

现代职场专业指南:

1. 买一台手机只放工作相关工具和数据;
2. 非工作内容请勿使用公司 Wi-Fi,宁可费点钱用自己的手机流量;
3. 凡是被找去谈话,都随手录音;
4. 下班后把工作手机关机,不带工作电脑回家(非在家办公情形下);
5. 不留任何证件原件给雇佣者,包括但不限于身份证,学位证书,就业证等;
6. 雇佣者要求你主动辞职,一律拒绝;

欢迎大家补充:)

欢迎订阅生产力频道:t.me/tms_ur_way

鉴于目前的疫情形势和餐馆普遍索取“健康宝”跟踪结果,BLUG 暂停举办线下聚会,恢复日期待定。

m.hitorino.moe 正在更新到 Mastodon v3.3.0,请耐心等候,感谢您的支持。

@dimlau 最新发的那一串嘟文我大部分同意。我本人也是开放互联网的支持者,本人博客文章也默认以 CC-BY-SA 3.0 协议进行授权。

但不知怎么的, @dimlau 那一串嘟文读下来,总给我一种指责受害者的感觉。
正如同“我可以骚,你不可以扰”,我发布了涉及本人隐私的嘟文,并不代表你就可以侵权转载举报。

正如性骚扰频发的根源是法律的宽容与默许,想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必须有赖于政治斗争、法律斗争、文化斗争,必须依靠政治运动。
仅仅指责受害者穿的太少了,只会让不法者得寸进尺。

此外,我认为必要的自卫手段是必须的,包括但不限于 secure mode、里瓣补丁、锁嘟。
在当前环境下,这些自卫手段是不应当被指责的。

套用鲁迅先生的话:
『高等人向来就善于躲在厚厚的东西后面来杀人的。古时候有厚厚的城墙,为的要防备盗匪和流寇。现在就有钢马甲,铁甲车,坦克车。就是保障“民国”和私产的法律,也总是厚厚的一大本。甚至于自天子以至卿大夫的棺材,也比庶民的要厚些。至于脸皮的厚,也是合于古礼的。
独有下等人要这么自卫一下,就要受到“不负责任”等类的嘲笑:
“你敢出来!出来!躲在背后说风凉话不算好汉!”
但是,如果你上了他的当,真的赤膊奔上前阵,像许褚似的充好汉,那他那边立刻就会给你一枪,老实不客气,然后,再学着金圣叹批《三国演义》的笔法,骂一声“谁叫你赤膊的”──活该。总之,死活都有罪。足见做人实在很难,而做坦克车要容易得多。』

另外还是想吐槽一下,十年前有人来问我“我很喜欢你写的 XXX 可以转载吗”的时候,我的回答是:可以,但是要保留我的署名或者附上原链接。
十年后有人再问我同样的问题,我的答案却变成了:可以,但是请记得给我的 ID 和头像打码。
转载有错吗?其实我觉得没有,如果是一模一样的事情发生在十年前,我想大家愤怒的点会是仅仅营销号无断转载,甚至会有热心人在营销号的评论里贴上原文的链接,而不是提心吊胆地觉得自己被侵犯了个人隐私。
那为什么我们又开始抗拒转载?因为十年前的创作者可以用我们的创作吃饭,十年后的创作者却可能因为我们的创作吃牢饭。我们并不是失去了自由分享的精神,而是失去了自豪地认领自己的言论的勇气,因为有人规定并且告诉我们,这些言论是不应当存在的,而发声的人甚至应当被抹杀。
在这种境况下还冒着被抹杀的风险坚持发声,本身就是追求自由的体现了。
——当然我愿意冒着风险远程冲塔和你真的把我推到塔底下还是两码事,我希望大家还是能达成一个共识,就是转载前请务必私信作者询问授权,如果不好意思给陌生人发消息,请自觉给对方的 ID / 头像以及任何其它可能出现的个人信息打码。
还有,真的别再玩微博了…… :ac_acg039:

显示全部对话

@Yukino @snowflakes @crystal53451 @witw 不,我并不认为不会翻墙是“活该”,因为这本来就不是普通网民需要掌握的技能,而且需要教育、技术和金钱门槛。
难道你会觉得没能成功翻越柏林墙的东德人或者韩朝边境的外逃者活该吗?
请不要因为自己拥有天生优势就把矛头针对普通人。该针对的永远是墙和制造墙的人。

显示更早内容
hitorino

Mastodon 是一个建立在开放式网络协议和自由、开源软件之上的社交网络,有着类似于电子邮件的分布式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