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normies可能永远无法理解这种感受,我看到所谓“朝阳群众”无处不在无往不利啥都能给你挖出来的宣传,看到一夕之间千百万粉丝的celebrities会被全面封杀从此除名毁忆连名字都不许搜索,我作为一个与主流规训格格不入的酷儿女性只会觉得草木皆兵,朝不保夕。

可能是从党妹穿了条国牌的lo裙跳了段中文歌改编的宅舞却被扣上“精日”帽子惨遭全网封杀开始,我的这种不安全感就在日益加深。有一些人被封杀是因为违法犯罪,有一些人虽未被定罪但客观伤害了他人,而还有一些人被封杀是说/做了不符合主流舆论的话/事。无实际受害人的“不当”言行却要享有和有具体受害人的违法犯罪行为同等的待遇,只会让我想起口袋罪盛行的年代。猥亵妇女、公共场合搞同性恋、穿喇叭裤戴蛤蟆镜都可能成为“流氓罪”的管辖范围,而定义和判定何为“流氓”的裁量权甚至全凭几个执法者的心情,这难道不恐怖吗?
更何况在“朝阳群众”眼里,LGBT 的NGO开个沙龙讨论性少数法律保护,可能是比艺人聚众嫖娼都要严重的“社会不稳定因素”。

根据我不算多但也不少的样本观察,许多人(男女不限)摆脱父亲的精神控制较为容易,但摆脱母亲的精神控制则很难。

因为在中国较为普遍的家庭模式里,母亲既和自己一样是受害者,又经常能无缝切换成加害者,且因为她们更加丰富的受害者经验,使得她们学会了一种生存本能,知道能如何更好地控制受害者(即子女)。这种“知道”未必是故意,完全已经流淌在血液里成为生存技巧了。

子女因为这种同情心和共情心理,往往觉得母亲也是受害者,甚至因为担心自己的反抗让母亲更加受害,而选择妥协,很难意识到她们扮演的帮凶角色。

The Myth of Postfeminism - Why the 2000s Were So Sexist
youtu.be/oBxgEIcMB6o

推荐大家观看。2000-2010年间的英美影视作品,恰巧也是对🇨🇳观众影响最大、让中国人印象最深的一系列至今仍被奉为经典的作品。可是为什么这些作品中穿着亮丽的西装、踩着高跟鞋、看似爱情人生双收(这本身就是一个服务于父权的表达,“没有(和男人的)爱情的女人是不可能真正快乐的,也不是真正有价值的”)的现代女性角色们,都依然在被歧视、嘲笑和扭曲呢?

这个视频带我们认识流行于十年前的那个年代的一种独特“软性”厌女思潮:postfeminism,即“你们女性早就已经完全取得了完全的平等待遇,甚至比男性更享有特权,所以女权主义早就该被淘汰了,而且这些自由和权利反而让你们女人更不开心了,还是回家乖乖给男人洗脚生孩子才是幸福女人生的真谛”。

体现了这种思想的英语影视代表作:BJ单身日记、老友记、欲望都市……etc,直到现在还在被一些亚洲女性观众作为宣扬女权主义的宝典,非常有意思。

可以收集证据可以报警但真的不建议“迫使受害人报警”,人是可以一瞬间崩溃然后彻底疯掉的,提醒一下各位。

做个P的心理危机识别系统,所有自杀都是他杀。

我觉得我还是找个正经数据集来跑神经网络好了。efaqa 数据集其实还好,标注一言难尽。

要是电影也能禁词条就好了。现在就应该禁止东亚男导演拍摄【母慈子孝】这个主题,你们真的不行 :aru_0190:

西安地铁男保安拖拽女教师事件,至少在网络层面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了。大家试过各种方法:
1民意沸腾。官方警方总算发出公告,却宣布打人的中年壮汉、男保安都不触犯法律。法律如厕纸。【你说以后谁还会相信法律?
2恳请转发20万上一级舆情的微博原帖被删。那一级舆情自然就被没了。原po主是不是也被炸了?
3施暴者被西安保护得很好,连私力救济的人肉也没用了。
4声援女受害人的微博账号被批量炸掉。
5自带声援纸板乘地铁都会被JC带走训话。甚至有人给善良的人们扣「境外势力」的帽子

几乎每条路都被堵死了。甚至也不允许继续发声了。
而一夜之间转发的帖子都被珊了,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你眼睁睁看着整个系统合力凌辱中国女性,除了愤怒恐惧落泪,却无能为力。
这位中国女性被殴打被扒光到衣不蔽体,欺辱她的人、围观的人、笑呵呵忙着拍照的人、审判她的人……以「正义」的造型碾死了多少个她?
也许下一个就是我。

简单事实:
保安动手之前,女乘客坐在座位上,只是说话的语气冲了些,动作上没有过激之处。
这种情况下,地铁无论是否开动,也不会造成什么混乱。不要跟我说“假如”,“假如”没有任何意义,否则我还假如保安是球外势力派来侮辱中国女人的呢。
因为保安动手撕扯,导致车厢内发生严重混乱。把女乘客强拖下车,直接导致女乘客返回车厢捡东西,然后再次发生拖拽,这在地铁上真正属于高危行为。
没造成女乘客或者保安本人受到更严重的人身伤害,保安应该庆幸才对,否则可就未必能用罚酒三杯搪塞过去了。
保安把一件本来挺小的事折腾到天大,并且严重侮辱了一个女人。
西安地铁:都是这个女人的错。
西安公安:基本上都是这个女人的错,但我们宽宏大量地没有处罚她。
不能不开地图炮地说,这地方整个都有病。

@natsukashii_ioi

如果单独搜索“方然”,你会看到另一位笔名叫方然的七月派诗人:他是进步作家,中共外围组织成员(建国后入党),为中共创办了多家刊物,并因此在1947年曾被国民党特务拘捕。他的妻子找到他担任国民党高官的伯父求情,于是他伯父就把他从监狱里接出来软禁在家中,结果这次事件还成了他后来被列为“胡风反革命集团骨干”以后的罪名之一,使他于1955年被“自己人”逮捕。1965年获释,第二年文革开始,为了躲避红卫兵的批斗,甚至不得不向警方请求入狱,却也不被批准,最后不堪迫害自杀。

历史总是一次次地重复。资产阶级政府做不到的事情,让社会主义国家做到了,多么讽刺啊。

方然,又一位从事劳工研究的年轻学子,被山巅了。

和一些国内的transfemale讨论关于身份证换性别的事情,越发的感觉到户籍制度就是一个吃人的制度,这个制度不仅仅限制人口流动,他更把人和家庭尤其是生父母绑定,使人一辈子可以受到家庭的控制和折磨。
换身份证的性别,意味着你已经走到了trans的最后一步,已经手术做完就差身份没换了。即使到这一步,想要更改身份证上的性别也需要户口本,which往往在你父母手上,如果跟家里有任何哪怕一点隔阂,立刻没有办法,此时相当于生理性别女拿着男性的身份证,非常尴尬,求职甚至买机票都要受影响。
可是,能走到这一步已经是很幸运了,在此之前,如果十几岁没有身份证的话,办身份证就需要户口本。然后是高考,高考报名需要父母的户口本。即使你想要上了大学之后迁出原户口,迁出原户口也需要父母的户口本。想结婚,想买房,想摆脱控制,动辄需要户口本。
在Mtf群体身上你可以看到父母把这个证件玩到了极致,在以上每一环但凡和父母有点摩擦闹掰了,卡一次户口本都足以让Mtf的人生轨迹直接跌落到援交。
而唯一的我们能想出的办法就是,和家里搞好关系…从这个层面讲,一方面中国父母真的不配,另一方面,中国制度真是恶心人恶心到每个角落。

人人生而完全不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也远远不平等。

@doncoma 我来自遥远的光之国 M78 星云,我叫 Ottoman

显示更早内容
hitorino

Mastodon 是一个建立在开放式网络协议和自由、开源软件之上的社交网络,有着类似于电子邮件的分布式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