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更新内容

西安地铁男保安拖拽女教师事件,至少在网络层面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了。大家试过各种方法:
1民意沸腾。官方警方总算发出公告,却宣布打人的中年壮汉、男保安都不触犯法律。法律如厕纸。【你说以后谁还会相信法律?
2恳请转发20万上一级舆情的微博原帖被删。那一级舆情自然就被没了。原po主是不是也被炸了?
3施暴者被西安保护得很好,连私力救济的人肉也没用了。
4声援女受害人的微博账号被批量炸掉。
5自带声援纸板乘地铁都会被JC带走训话。甚至有人给善良的人们扣「境外势力」的帽子

几乎每条路都被堵死了。甚至也不允许继续发声了。
而一夜之间转发的帖子都被珊了,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你眼睁睁看着整个系统合力凌辱中国女性,除了愤怒恐惧落泪,却无能为力。
这位中国女性被殴打被扒光到衣不蔽体,欺辱她的人、围观的人、笑呵呵忙着拍照的人、审判她的人……以「正义」的造型碾死了多少个她?
也许下一个就是我。

简单事实:
保安动手之前,女乘客坐在座位上,只是说话的语气冲了些,动作上没有过激之处。
这种情况下,地铁无论是否开动,也不会造成什么混乱。不要跟我说“假如”,“假如”没有任何意义,否则我还假如保安是球外势力派来侮辱中国女人的呢。
因为保安动手撕扯,导致车厢内发生严重混乱。把女乘客强拖下车,直接导致女乘客返回车厢捡东西,然后再次发生拖拽,这在地铁上真正属于高危行为。
没造成女乘客或者保安本人受到更严重的人身伤害,保安应该庆幸才对,否则可就未必能用罚酒三杯搪塞过去了。
保安把一件本来挺小的事折腾到天大,并且严重侮辱了一个女人。
西安地铁:都是这个女人的错。
西安公安:基本上都是这个女人的错,但我们宽宏大量地没有处罚她。
不能不开地图炮地说,这地方整个都有病。

方然,又一位从事劳工研究的年轻学子,被山巅了。

和一些国内的transfemale讨论关于身份证换性别的事情,越发的感觉到户籍制度就是一个吃人的制度,这个制度不仅仅限制人口流动,他更把人和家庭尤其是生父母绑定,使人一辈子可以受到家庭的控制和折磨。
换身份证的性别,意味着你已经走到了trans的最后一步,已经手术做完就差身份没换了。即使到这一步,想要更改身份证上的性别也需要户口本,which往往在你父母手上,如果跟家里有任何哪怕一点隔阂,立刻没有办法,此时相当于生理性别女拿着男性的身份证,非常尴尬,求职甚至买机票都要受影响。
可是,能走到这一步已经是很幸运了,在此之前,如果十几岁没有身份证的话,办身份证就需要户口本。然后是高考,高考报名需要父母的户口本。即使你想要上了大学之后迁出原户口,迁出原户口也需要父母的户口本。想结婚,想买房,想摆脱控制,动辄需要户口本。
在Mtf群体身上你可以看到父母把这个证件玩到了极致,在以上每一环但凡和父母有点摩擦闹掰了,卡一次户口本都足以让Mtf的人生轨迹直接跌落到援交。
而唯一的我们能想出的办法就是,和家里搞好关系…从这个层面讲,一方面中国父母真的不配,另一方面,中国制度真是恶心人恶心到每个角落。

人人生而完全不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也远远不平等。

Q: How do hackers escape the police?

A: \police

【中文社交媒体上有多少恰烂钱的水军?这个问题本来是很难理清楚的,但是今年有一个完美的控制变量,就是阿塔。】

我同意这个看法。对阿塔的态度,很可以有效地判断,一个账号到底是真粉红,还是带任务、恰烂钱、发帖减刑。

原因很简单,等国宣传一直对阿塔不怎么友好,阿塔在绝大多数等国民众心目中都是臭不可闻。所以,一个真诚的粉红可能会为老大哥乃至俄爹朝胖说好话,但基本上没可能真心支持阿塔。那些支持阿塔的账户,99%以上是奉旨行事。

PS:我还没忘了,有些蛆号当初构陷女权之声“为迫害妇女的绿教洗地”,现在却在恬不知耻地亲手为阿塔洗地!

看到钱枫案警方通报出来了。真够恶心的,以后警方通报就当男人的操作指南就行了:可以灌醉女孩,拖她回家,只要强奸她之后把安全套收好就行了。
你是官方账号,有无数种方法可以处理这件事情,最不济也能写个指南:告诉女生被强奸之后应该怎么做,判定强奸的依据是什么;再往前推还可以整理一下其他国家以及中国历年来强奸案判定的标准。但是人家就轻飘飘地出了个通报,把责任都推给女生,完事了。谁看了不拍案叫绝呢,等国男人人上人啊。

如果你生气,你就是疯子;
如果你接受,你就是婊子;
你必须半真半假地娇嗔,才能成为他们眼中的合格女孩。

塔利班对女性的29条禁令 

mp.weixin.qq.com/s/jKcdSe1pREQ

1-完全禁止女性外出工作,这也适用于教师、工程师和其他专业人士。喀布尔的一些医院只允许少数女医生和护士工作。

2- 完全禁止妇女在家庭之外进行任何类型的活动,除非有她们的男性亲属,如父亲、兄弟或丈夫陪同。

3- 禁止女性与男性商人达成交易。

4-禁止女性接受男性医生的治疗。

5-禁止妇女在学校或任何其他教育机构学习(塔利班将女子学校变成宗教神学院)。

6-要求女性佩戴从头到脚覆盖的长面纱(burqa)。

7-鞭打、殴打和辱骂不按照塔利班规则着装的妇女或未由其丈夫和监护人陪同的妇女。

8-在公共场合鞭打那些不隐藏脚踝的女性。

9-公开对被指控在婚外发生性关系的女性进行石刑(根据此规则,曾有大量妇女被石刑处死)。

10-禁止使用化妆品(许多涂指甲的女性的手指被截肢)。

11- 禁止女性与她们的男性亲属,如父亲、兄弟或丈夫以外的人交谈或握手。

12- 禁止大声笑(陌生人不应听到女人的声音)。

13- 禁止女性穿高跟鞋,走路时会发出声音。

14- 禁止在没有男性亲属陪同的情况下乘坐出租车。

15- 禁止妇女参加广播、电视或任何形式的公开会议。

16- 禁止从事体育运动或进入任何体育中心或俱乐部。

17- 禁止女性骑自行车或摩托车。

18- 禁止女性穿颜色鲜艳的衣服。用塔利班的话来说,这些是“性感的颜色”。

19- 禁止妇女在诸如“开斋节”之类的庆祝活动中出于娱乐目的聚会。

20- 禁止妇女在河流或公共广场洗衣服。

21- 修改包括“女人”一词的街道和广场的整个命名法。例如,“女人的花园”现在被称为“春天的花园”。

22- 禁止探出其公寓或房屋的阳台。

23- 所有窗户都强制不透明,以便从屋外看不到妇女。

24- 禁止裁缝测量女性和缝制女性服装。

25- 禁止进入公共厕所。

26- 禁止女性和男性乘坐同一辆公共汽车,巴士分为“仅限男性”或“仅限女性”。

27- 禁止穿喇叭裤,即使它们穿在罩袍下。

28- 禁止对妇女进行拍照或拍摄。

29- 禁止出版印刷在杂志和书籍上或悬挂在房屋和商店墙壁上的女性形象。

wapptv.cl/2021/08/17/estas-son

www重大消息🎉(虽然可能不会有人在意的样子
matrix可以发送语音了!录制音频的手势操作和TG相同,在安装音视通话功能的实例里既可以打电话又可以文字语音沟通了!
我爱matrix,感谢element与matrix的开发者们🥳

#逃离微信

【PinkNews】恐跨团体承认“跨性别女性进厕所骚扰顺性别女性”的说辞,是他们编出来的。

2016年,麻省第2047州议案,禁止公共设施歧视跨性别。

恐跨团体MassResistance试图反转此议案,捏造了一个男性在厕所骚扰女孩的影片。但他们并没有成功。

最近,他们发言,声称厕所问题已经不再能够恐吓欺骗公众,呼吁其他恐跨团体想出新的阴招。

pinknews.co.uk/2018/12/07/anti

telegra.ph/Anti-trans-group-ad

这演讲听的真是五味杂陈。
现在所谓00后的部分“年轻人”倒是学会“共情”了,可惜学会的不是讲者希望的与社会小人物间基于“人人平等”这一朴实情感的共情。
而是与威权共情,与官僚共情,与“大集体”共情,与暴力机器共情,与宏大叙事共情。
这帮东西中最为疯狂的口号某过于“别给xx递刀子”——社会小人物的个人悲伤/痛苦/挣扎,对这群长着人脸的畜生而言不过是“伟大祖国”的一个“难看污点”,不仅冷漠到视而不见,还妄图通过网暴以“解决提出问题的人”的形式彻底抹掉这些不协调的求救音。
以换来一个伟大复兴的“太平盛世”。

youtube.com/watch?v=ug2aNWDZ9n

《FBI 出售给犯罪分子的 Anom 手机》 Motherboard 获得了一部 FBI 出售给犯罪分子的手机,对它进行了一番分析。FBI 和其它国家的执法人员秘密监视了使用这款手机进行加密通信的犯罪分子。手机看起来是一部 Google Pixel 4a,用 PIN 码解锁之后可以看到上面有很多流行应用,如 Tinder、Instagram、Facebook、Netflix,甚至 Candy Crush,但这些应用都是无效的,只是摆设。重置手机用另一个 PIN 码解锁则会展示完全不同的部分,有新的背景和新的应用,其中包括时钟、计算器和设置,点击计算器并不会打开计算器,而是显示一个登陆页面,要求输入 Anom ID 和密码。它是一个隐藏的聊天应用 Anom,看起来真的很机密,让人能误以为很安全,以至于全世界有上万犯罪分子利用它进行通信,但它实际上是一个 FBI 设立的蜜罐。它运行的系统叫 ArcaneOS,Android 手机通常有设置可以关闭位置跟踪,但这款手机没有这个设置 | solidot.org/story?sid=68239

显示更早内容
hitorino

Mastodon 是一个建立在开放式网络协议和自由、开源软件之上的社交网络,有着类似于电子邮件的分布式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