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雨 转嘟

还是罗翔那句话说得对,中国的根本大法不是什么宪法,是领导的看法。

绮雨 转嘟

国家兴亡,匹夫无责!
这国就是这样,要你出钱出力做韭菜的时候你就有责了。
等你想要问问红十字会把物资送到哪里去了,问问官员财产问题了,问问强拆,问问豆腐渣的时候立即让你闭嘴!
还和你说,你懂什么,上层难道不知道吗?我们这些下层人能知道什么.......

绮雨 转嘟
绮雨 转嘟

一条比较实用的求职建议:
在面试或者沟通的时候,装作好奇感兴趣的样子向HR询问公司有没有团建,团建一般是什么内容。如果多是“越野”、“拉力”、“徒步”一类体育活动,别去,企业文化很傻逼的概率极大。如果多是“聚餐”、“泡温泉”、“旅游”一类的,可以考虑。
因为前者不仅低成本(证明这公司很抠)、考验体力(加班可能比较多),而且要求比较高的“凝聚力”(要你把公司当家)和服从性(它希望你是一棵好韭菜)。即使你本身很喜欢或者很擅长体能运动,也大可不必选个傻逼公司。
这条建议可能不是在100%的情况下都对,但是工作作为你生活占据很长时间的一部分,在避雷这件事上大可以宁错杀不放过。

绮雨 转嘟

我找工作的时候判断一个公司值不值得去,并不首先看它行业、赛道、发展前景怎么样,而是看它五险一金按实际工资基数缴还是按最低标准缴,看它发工资是直接发钱还是折成各种积分购物卡发票报销想方设法避税,看它除了法定年假之外是否多给5-10天年假,看它加班是否给加班费,出差是否有补贴,加班打车是否能报销。这些制度是否完善,直接决定了我入职以后的工作体验。你要说用这些标准筛会筛掉超多公司了,但是筛掉这些超多公司以后我又不是没有选择了,那就说明该卷起来的是公司,不是我哦。

绮雨 转嘟

主流normies可能永远无法理解这种感受,我看到所谓“朝阳群众”无处不在无往不利啥都能给你挖出来的宣传,看到一夕之间千百万粉丝的celebrities会被全面封杀从此除名毁忆连名字都不许搜索,我作为一个与主流规训格格不入的酷儿女性只会觉得草木皆兵,朝不保夕。

可能是从党妹穿了条国牌的lo裙跳了段中文歌改编的宅舞却被扣上“精日”帽子惨遭全网封杀开始,我的这种不安全感就在日益加深。有一些人被封杀是因为违法犯罪,有一些人虽未被定罪但客观伤害了他人,而还有一些人被封杀是说/做了不符合主流舆论的话/事。无实际受害人的“不当”言行却要享有和有具体受害人的违法犯罪行为同等的待遇,只会让我想起口袋罪盛行的年代。猥亵妇女、公共场合搞同性恋、穿喇叭裤戴蛤蟆镜都可能成为“流氓罪”的管辖范围,而定义和判定何为“流氓”的裁量权甚至全凭几个执法者的心情,这难道不恐怖吗?
更何况在“朝阳群众”眼里,LGBT 的NGO开个沙龙讨论性少数法律保护,可能是比艺人聚众嫖娼都要严重的“社会不稳定因素”。

绮雨 转嘟
绮雨 转嘟
川普真的不行,当年说要搞自己的社交网络,我就在想,搭个mastodon不就完事了,2小时的事情,瞎bb这么久干嘛。
结果过了好几年还是遮遮掩掩地搞了个mastodon,又魔改又试图隐藏还没藏干净,也没开源,怎么看都违反开源协议。既然没遵守开源协议应该视同未获得授权,支持Eugen去告他们侵权。

感覺最近關注咱的忽然多起來了x

唔 說到馬哲

其實咱一直比較疑惑的問題是

說是 實踐決定認識

那在我不知道怎樣去做的情況下 我怎麼去實踐呢?

忽然想到一個悖論

既然
如同美利堅合眾國簡稱美國一樣
中華民國簡稱台灣

美利堅合眾國公民簡稱美國人
中華民國公民簡稱台灣人

那 依中華民國國籍法
大陸地區人民(絕大部分)也是中華民國公民

大陸地區人民=台灣人(?

唔喵......有多少人 日常使用mastodon呢//

绮雨 转嘟

一群人讨论杨超越落户上海配不配
却没人讨论户籍制度该不该
怎么说
大家已经知道那些能讨论哪些不能讨论了
底层互掐,内卷荣誉,迷惑大赏

绮雨 转嘟

不要问「北京户口有哪些特殊价值」,要问「在北京生活而没有北京户口的人无法取得哪些正当权益」。清正思维从准确描述事实开始。

绮雨 转嘟
绮雨 转嘟
终于把 lotide 搭好了!和 reddit 和 lemmy 类似,但是 lotide 和 fediverse 的连通性要比 lemmy 好很多[1](小声:也没有 lemmy arbitrary 的敏感词过滤)。只不过现在 lotide 默认前端的界面很复古,100%无 js,功能也比较少。

欢迎大家来玩!

[1] 比如说可以直接关注一个社区,例如 @Ebbtide

https://lotide.exopla.net.eu.org/
绮雨 转嘟

發洩式吐槽 

直接說,此次暴露出來的問題壓根不是湖北政府的問題,相反的是河南政府那樣的才是異類

我相信初期中央可能是被隱瞞,但中國不是聯邦製,中央能被地方一瞞近兩個月已經是天大的笑話了

整個中國行政系統都病了,政府官員不必對人民負責,所以他們敢於隱瞞“瘟疫”,所以“醫鬧”始終無法解決,所以“造謠”說抓就抓,所以故宮想“撒歡”就“撒歡” ……

不要以為中央那幫人和湖北政府班子有什麼不一樣,沒什麼不一樣,“大局為重”、“維穩為重”、“堅持共產黨統治為重”,這樣全靠領導個人才幹支撐的政治體制簡直是場災難

現在封城已經四天,各大醫院還在尋求民間救助,四天,這又不是“一騎紅塵妃子笑”的古代,四天都夠你飛全球了吧?醫院床位那種資源可以說急不來,口罩呢?防護服呢?護目鏡呢?在哪呢?說好的“集中力量辦大事”,力量在哪呢?嗯?

绮雨 转嘟

武汉红十字会时间线(1)微博@水木丁

1,大家捐了很多东西,但武汉那边一直告急,后来武汉协和甚至是零套防护,大家也急了,心想这怎么是个黑洞捐不满的啊。

2 因为大多数物资都捐给了武汉红十,所以有人就先到武汉红十官网去查,结果发现协和只拿到了3000套口罩,而一家莆田系仁爱医院拿到一万六N95。

3 然后数目也不对,说是定向捐,捐赠人捐了三万六千套口罩,分给仁爱和另一家医院,一家一万六。两家也才三万二,差了四千

4 武汉红十说不好意思手误算错了,把数给改了,一万八。

5 然后媒体去这家医院查,知道了这家医院是被征用名单里的,发了文件,也有做准备。但到现在一例发热病人还没接。一万六N95的口罩,工作人员一天四个,病人每天发,还去免费派派街坊,已经没了一万二,只剩六千了。
(续下)

啊呜......时隔半年多呢/

又回到了这里......

绮雨 转嘟

把B站的旧账号清空了,删除投稿居然还要扣硬币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告辞

显示更早内容
hitorino

Mastodon 是一个建立在开放式网络协议和自由、开源软件之上的社交网络,有着类似于电子邮件的分布式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