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回头用“再见”委婉告别。然后回想着战斗的事,想起迪迦的家人(妻子女儿儿子?)瞬移然后骑摩托车/电动车回家的情景,然后就醒了。醒来立马想到把这个梦记下来。在梦里我好像是梦比优斯奥特曼,忘了奥特之王最后到底有没有出手

显示全部对话

刚醒,梦到自己在看奥特曼剧场版,一开始自己就成为了剧场版中的奥特曼,一直在飞。反派一直在追我们。每场战斗我都在逃跑去找别的奥特曼搬救兵集合大家一起战斗。最后大boss也出现了,根本打不过,我飞去找到一个可能是奥特之王的老爷爷,被老爷爷拒绝了,他说每场战斗他都在看,而我一直在逃。于是我返回了战场参与了战斗,再也不怕大boss了。(突然想起自己最后一次搬救兵是去找盖亚戴拿迪迦,但他们好像一开始就被大boss打败了)最后我勇敢面对,一起打败了反派,飞回家。飞回家的路上了解到泰罗和几个人为什么没有来参与战斗。飞过需要交一块钱的防疫门上方(逃票)直接飞回家(折返),听收费一方和几个逃票/试图逃票的人(他们不会飞)吵架,最后借一个陌生黑衣女孩的肩膀加速,前行一段距离后左转飞到桥墩下自己家的庭院降落(梦中觉得自己对这个家很熟悉并且多次梦中有这个家)。不知道为什么梦里的我不知道自己在做梦却会记得自己曾经的梦里有那个家。家中没有人只有一条小狗迎接我,那个黑衣女孩过来跟我搭话(可能是想结束流浪借住我家)

我出门有随身携带现金纯净水纸笔双氧水棉签湿巾小剪刀指甲刀。并且因为怕死了解过自救急救小知识。
如果你遇到意外的时候我在附近,那就太幸运了!
如果你是落水的小萝莉,我也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跳下去救

jk服少女擦身而过感觉空气中清新带着一丝淡淡的甜味
而黑丝女从对面走过来的时候我会提前屏住呼吸拒绝香水味

如果我当上了国家主席,上任第一件事就是修宪,出台言论自由法案,规定人们在网上出现争执可以申请举行言论拳愿赛,不许使用武器,以其中一方认输/死亡决出胜负。胜者接管对方的推特/微博账号

非常反感看完奥特曼讨论哪个最厉害,看完鬼灭之刃讨论柱变成鬼会有多强的人
重要的不是实力多么强而是他们战斗的理由,假设柱变成鬼是践踏他们的尊严

翻了一下微信群想看看发生了什么
看到上海海底捞碎尸,健身教练碎尸
还有地铁只救出少部分人。
想想他们几小时前还在发微信
难受

喜欢在推特发表杠精言论,因为好玩,当然我只欺负坏人

如果,我有一位女朋友
她会送我一只黑色的卡西欧表
我会一直戴着这只卡西欧表
哪怕早已和她分手
只要表还在转
我就一直戴着它
我和前女友的卡西欧,一刻也不能分离

我的器官只愿意捐献给比我小的女性,不然我诅咒他们天天出现强烈排斥反应导致头晕目眩

显示全部对话

捐献器官就不能指定捐给什么样的人吗?还有捐献者传递给给接受者的留言

因为房租金上涨,现在网吧太贵了,有条件的自己买电脑,没条件的退而求其次玩手游,18岁以下不给进,只有异地打工居无定所的落魄年轻人会经常去网吧,还有少数不需要工作的中年男人
网吧应该改革,向千里马超市学习,提供洗澡睡觉洗衣,便利店、小吃、快递、ps5、VR、读书市、简易健身房、教跳kpop热舞等服务

感觉自己频繁的看病经历和医院兼职经历有帮到别人🥳🥳🥳长毛象万岁
还好我热情帮助医生护士跟他们聊天收获很多

显示更早内容
hitorino

Mastodon 是一个建立在开放式网络协议和自由、开源软件之上的社交网络,有着类似于电子邮件的分布式设计。